返回

魔改大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准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什么?清兵攻过来啦?”

    看着憨三惊恐的面容,程明有些愕然的问道,

    “是啊老爷,消息都传开了,边军从昨天晚上开始,为了大部队正帮着周边老百姓搬迁了,怕是要坚壁清野了。

    董家庄外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部队,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在收集柴火桐油之类的助燃物,说是等整个董家庄的人都搬走之后,要将这里一把火烧成白地,什么也不给清兵留下。”

    “只有董家堡还是其他的地方都需如此?”

    “听说方圆百里都接到了通讯,但是舜乡堡这边是必须执行的,听说是杨大人的命令。对了,他还打个人送来了一封信,说是请您看了之后务必过去一趟,有要事相商。”

    憨三突然一拍脑袋,从怀里摸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放在了程明前面的桌子上。

    程明多少有些意外,拆开来抖开一看,眼中露出了些许意外之色,嘴角微微上翘,“看来这小子也是个有心人啊。”

    “老爷,杨大人是不是让咱们也赶紧过去啊?我这就派人到城外的宅子通传一声,叫下人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将马车架起来。”

    憨三说着就要转身向外跑,程明叫住他,摇摇头道,“你给我正经点儿,不过区区万余名清兵,又不是逃出地狱的恶鬼,有什么好怕的,老老实实的给我呆着。

    拍个人给那边的宅子传个信儿,让他们紧闭家门,7日之内不得随意外出,我保证只要他们不踏出大门,小命就能保住。一个一个平时嘻嘻哈哈的,提起清兵脸上都是不服之色,怎么现在全都软了?还想争辩啥?赶紧闭嘴,给老爷我准备一匹快马,我要去保内走一趟。”

    憨三本来还要争辩,被程明瞪了一眼,顿时乖乖的转身出去了。

    程明笑着摇头,迈步跟着后面。

    早知道这小子有潜力,没想到果然是个有心人。几个月前与副千户一次微不足道的冲突,再加上西山那边留下来的蛛丝马迹,这小子就敢判断我手里有一支精兵,还敢直言邀请相助,真是够大胆的。

    不过正合我意,埋头发展也有一段时间了,也该让这些可爱的大猩猩们出去见见血。

    不可否认,战争是人类永远无法抛弃掉的主题。只有在血肉拼杀之中,文明才能快速的崛起。

    这种成长有些类似于原始血腥的资本主义积累,又有着某种程度上的不同。

    而且只有修炼,没有反馈是绝对不正常了,而且也无法长久。

    算一算,这些日子过去,把猩猩山谷马马虎虎也能够凑出两千战力了。正好拉出来溜溜,

    憨三牵来一匹马,齐山点了一下头,翻身上马,直接向舜乡堡方向冲去。

    一路上,到处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火光,百姓们拖家带口的远去,士兵会团团将几个连在一起的房子围住,然后远远地扔出火把,将一切付之一炬。

    “烧了,全都给我烧了,绝不留给贼人一草一木。”

    “快点搬,快点搬,不管是材米油盐,还是衣服被子,金银细软更是不用我说,只要是舍不得的东西,你只要能拿走,就赶紧飞走。在给你们一炷香时间,一炷香之后二话不说,我就要扔火把了!”

    士兵们的叫喊声,夹杂在一起,催促着百姓快速离开。平添了几分紧张的气息。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虽然不是很合适,却非常的形象。

    杨楠的政策虽好,可惜故土难离,即便有着边军劝说在前,清兵威胁在后,顽固不化之人扔有不少。

    好在大头兵不用讲理,说两遍,不听上去就一棍子打倒,都拿出一捆的麻绳绑起来扔在车上,像捆猪仔一样被强制押送离开。

    有些榆木疙的凑在了一起,摆出了钉子户的架势,死活就是不肯走。

    边军不惯他们,直接将火铳掏了出来,用枪口驱赶着这些村民。

    在如狼似虎的军队协助下,村民们被吓得魂不附体,只能无奈的听从命令,大车小车大包小包的赶往舜乡堡。

    一路上看到偷偷抽泣的人也着实不少。

    吵嚷声一直持续到中午,随着一道火光冲天,天空上的云朵都开始泛出橘红色,这件事情才算是完事儿。

    与此同时,东面南面,东南面几个方向接连好几股火光冲天而起,估计都是杨楠麾下,被同一个方法坚壁清野了。

    这边清理村民百姓,另一边杨楠也没有闲着,他将夜不收报上来的地形简单勘察了一下,在舜乡堡东面和北面两个方向的草地上,挖掘了上万个险马坑。

    坑洞大小不一,深浅随意,布置的星罗棋布,没有任何规律,如果有马队响应冲上来啊,恐怕跑不了三步就要栽进去。

    挖出来的泥土被塑造成了半人高的矮墙,正好挡在了陷马坑的外围,上面插了一个木牌,木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前方危险,禁止通行,

    程明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在外面忙碌着,这里面不只有壮丁,还有村妇,甚至还有半不拉肯的小伙子,他们都在军官的指导下,挥舞的锄头,奋勇挖了陷阱。

    从命令发布出去,到传入程明的耳朵,绝对超过了12个小时,因此这里已经聚集了周边方圆百里的人口,接近千余户。

    这么多人,有为了一个目标而奋斗,再加上杨楠大方的喊出赏钱,大家伙干得都兴高采烈,心中虽然担心的清兵到来,却又舍不得这难得的赚钱机会。

    周围的几个堡内的兵丁都已经被集合了起来,杨楠麾下的实力如同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兵力也达到将近一千人。

    跑到城门口,程明拿出一张身份牌表明身份,立刻有人跑出来带路,

    路过堡内好几个热火朝天的工具,看着堆积在街道上,如山似岳的防御器械,程明不由自主为清兵多了几分悲哀。

    拐过几条街,进了一个简朴的小院儿,刚走了几步,杨楠已经小跑着迎接了出来,面色激动的喊道:“程大哥,你这一次可要帮忙啊!”

    程明跟他寒暄了两句,两个人进入大厅分清楚坐下,旁边早有个小媳妇端着两杯茶送上来。

    小媳妇转身要走,杨楠将她拽住,介绍道:“大哥,这是内子!”

    程明晗首,“见过弟妹,这次来的匆忙,身上没有被见面,下次一定补上,还请弟妹见谅!”

    小媳妇连道不敢,道:“早听夫君说过程大哥的救命之恩,我感激还来不及,怎能怎样成大哥的东西。如今军情紧急,小妇人乃是碍事之人,这就下去叫人给你们兄弟两人走至一桌酒菜,你们一会儿边吃边聊。”

    说着行了一礼,转身就走。

    程明笑道:“你小子好福气呀!”

    杨楠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后正色道:“大哥,此次清兵来势汹汹,探子报最少也有一万人,我这里满打满算只有一千户,即便抽了其他宝的壮丁,又坚壁清野做了一番准备,这心里还是没底儿啊。”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程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抬起头来看着面容稚嫩的小兄弟,眼中闪过一道光芒。

    “想要我派人守城,甚至出城作战都行,不过我有几个条件!”

    “大哥请说!”

    杨楠是聪明人,虽然并没有彻底调查过,但是通过平时听来的消息,加上那一次亲眼所见强悍的战斗力,杀清兵如同杀猪狗一般的天神模样,心中早就明白,这个程大哥绝对不是一般人。

    他不怕程明提条件,就怕程明一言不发直接离开。

    这一次守城,他可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程明身上,如果他负袖而去,恐怕这个城就要破了。

    “这一战打完,恐怕捷报会轰动天下,到时候上峰上次绝对丰厚,你就七品官儿没有做呗,说不定就要又有一个三四瓶五冠的帽子掉在头上。

    我的要求很简单,这一次过后我要派人到你手下效力,你可以随意使用,我绝不过多干涉。”

    程明没有明说,但意思却表达得很清楚了。

    杨楠眼睛微微一亮,似乎明白了几分,脸上不可抑制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连忙问道:“大哥,可是你的族人想要进身之阶?”

    “呃……这么说也可以!”

    猩猩就是类人猿,类人猿就是远古人,原古人就是猿人,猿人就是人,说同类也可以。

    程明这么在心理安慰自己。

    杨楠狠狠一拍桌子,大声道:“这算什么条件!明明是又助了我一臂之力,你也知道我手下就缺人手,招揽还来不及,哪能向外推!”

    话说通了,感情自然就通了。

    正好外面有人招呼了一声,抬着一桌席面走了进来,小媳妇借来行了一礼,将干活的下人和丫鬟又都带了出去,房间内只剩下程明二人。

    酒菜都上桌了,明日又有战场拼杀,自然毫不客气,拍开一坛酒的泥封,到满两个大海碗,两人端起碗碰撞一下,豪迈的一饮而尽。

    主帅坐镇中军,下面人忙成了一团。

    随着各处居民调动,半日之内,一批又一批的百姓涌进堡内,稍作安置又扛着各种工具涌了出去,作为劳力干着各种活计。

    面对万余清军压境,濒临死亡的压迫感令所有人不敢有私心,下了死力气准备战斗。

    军队四处搜刮,送来了一批又一批的火炮,不管是小铁炮,小铜炮,虎蹲炮,还是弗朗基炮,林林总总加在一起足有五六十门,还有大量的火箭装备。

    夜不收分成了十个小队,马不停蹄接连往返,每隔半个时辰就会回来抱一回,倒计时的压迫感令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随着最后一声30里外,堡内一声令下,所有的人撤回堡内,在各个头领的安排下,有条不紧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该上城墙的上城墙,该准备搬东西了,去准备搬东西。

    无论是油锅还是金汤,木架子或者是火炮,全都准备好,就准备着给清兵迎头一击了。

    方圆百里热闹了整整一整夜,所有人都热火朝天的干活,直到深夜才休息,四更天左右又被人叫了起来,埋锅造饭枕戈待旦。

    天刚朦朦亮的时候,程明和杨楠走向城头。

    一路上总有士兵激动的问好。

    杨楠在程明面前腼腆,可是在手下面前却自有一番风度,含笑着点头打招呼,几乎都做了回应。

    脸上风轻云淡,给所有人都吃了一颗定心丸。

    当场有人就激动的喊道,“大人放心,不管清兵来了多少人,我等必定会追随在大人身边,刀山火海,拼死杀敌,必定让清兵有来无回!”

    “没错,跟着大人打鞑子,就算死了也绝不皱眉头。”

    “大人放心,家里面都安排好了,这次就跟够鞑子拼了!”

    杨澜面露感动之色,抱拳道:“有劳众兄弟了,只要我杨楠还活着,必定死守舜乡堡不退一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求援的消息已经发出去了,最快只需要三个时辰就能够赶到,到时候必定给清兵狠狠一击!”

    一听说有援军,众人都是气势大振,一个个像小狼崽子一样嚎叫起来。

    其实远远的能够看到一条白线,浩浩荡荡的接近。铺天盖地的白色镶红旗帜,如同一盏血色大旗,杀气凛然。

    清兵是骑兵开路,后面是大队的骑兵与步兵,紧接着是辎重大队,最后是杂兵辅兵。

    一万多人浩浩荡荡,几乎一眼望不到头。

    在清军的中军,能够明显看到几种打扮不一样的骑兵,好几面旗帜同时竖在帅旗之下,迎风招展着。

    “大人,鞑子军从董家庄外碾压而过,应该是看到了熊熊燃烧的烈火,而后直接转道直扑舜乡堡,恐怕稍作整顿,就会立刻攻城!还请大人移步,以防被流矢伤到。”

    旁边一人大声说着,眼中却流露出一抹担心之色。

    无论嘴里说得多么豪迈,眼前可是一万大军,小小舜乡堡根本不可能与之抗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