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浙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点丝丝点点情人泪,曲终人散何时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天涯阁那是个什么地方?岂是常人去得的!”灯火阑珊间,一素衣老先生执一纸扇,颇有指点江山之态。论起说书与美食,在雾陵当属华菊楼。“即便是有命去,可哪儿听说过有人去而复返呢?‘夜夜笙歌、夜夜欢,美酒美人、不肯休’是真,可‘行到天涯不见人’也是真……”说书先生说到兴起,竟无意提及了坊间流传的世外桃源——天涯阁。天涯阁本就是个传说,江湖也众说纷纭,前往一探究竟之人也不乏,既是传说就不免离奇曲折。说书先生话语毕至,席间众人一片唏嘘哗然,二楼薄帐雅座之中,隐约见一气宇轩昂不凡的公子,身着淡金暗绣华服,笑而不语。

    “错过又何妨,已然如此,我不反悔也绝不后悔。”阮予杏将酒盏中的暖酒一饮而尽,于眉眼低微、扑朔迷离间徐徐说道。

    “姑娘不怕误了终身?”孟亿浙见这番光景,点点泪眼伴酒、煞是可怜,不免心生怜爱些许。

    “不曾想公子竟是多情之人!可巧,多情自古伤离别,今宵难得多情人举杯共饮,若不畅快淋漓,岂不辜负这良辰美景?”说罢,便倾身往孟亿浙怀里送。那月映薄衣,分外清透,阮予杏香肩微露,锁骨肌肤皎洁,缠绕的衣裙缓缓解开,微露****,柔软沟壑间飘散出淡淡苏合香,这香又与月夜朦胧交织,伴着一丝呻、一缕柔、一声呢喃,不觉间薄衣微湿,体香也愈渐弥漫。

    清晨微光露,余音绕梁,张眼看、酒醒何处?珠光色泽的丝绸被面、粉色的床幔薄纱、楠木牡丹雕花床,薄纱外隐约是紫色织锦缎地面,房间虽不大,陈设却样样精当,紫檀木圆茶几上披翠色绣花真丝桌布,上面放一把鹤鸣秋月式瑶琴,想来刚刚妙音便出自于此。孟亿浙侧身欲起,衣襟敞开,滑落一枚玲珑点翠耳环,还坠着雕工了得的羊脂玉双扣镂空蝴蝶花样。清风徐来,飘过阵阵苏合香,听其琴音、闻其清香,却不见其人。

    “姑娘,在下雾陵孟亿浙,还未请教芳名何许?”孟亿浙问门外香气渐弱的婀娜身影。

    “阮予杏。”清晨听来,音似百灵、声若芙蕖,动听之极。

    “阮姑娘,下次如何能再遇到你?”孟亿浙追问道。

    “留些想念,更胜相见。公子,该见之人终能相见。”语声渐消,余韵犹存。

    于孟亿浙而言,此情此景胜却人间无数。曾经沧海难为水,此一相会,岂是凡俗之物可比拟?三年光景过去,那香气依旧萦绕于思绪间,那似隐似现的绕指柔情涤荡于心间,那千般万种的风情女子,不知此缘还要等多久?桌上的温酒摸上去凉了些,孟亿浙想得出神,再回头听说书的,发觉已讲完完一个章回。每每想到天涯阁,孟亿浙总要思绪万千,那月、那酒、那音、那曲,和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