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河万里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夜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夜幕中,一座椭圆形山谷上方,五名身着黑色战衣的蒙面人正站在崖壁前俯视着谷中的军营。

    在一众白皑皑的小帐篷中间巨大的元帅军帐如同庞然大物般立在谷内,等待着从谷口闯入的猎物,荆帝国的紫色大旗无风自动的飘扬在军帐上方。

    “还真是躲得隐蔽啊!没想到战争要结束了,荆国的元帅反倒这么怕死了。”站在右侧边缘的蒙面人齐尚调侃道。

    “是吗?”

    齐尚一旁的周历不置可否的说道,“我怎么瞧得像是章诡设的陷阱呢?”

    另一侧边缘的汪泰直接打断道“管他什么陷不陷阱,陛下的谕令是斩杀章诡,我们只要做好这件事就够了。”

    “云下将败,你我杀了他对战局已毫无作用。”汪泰身边的穆倩冷冷的说道。

    周历微晃着脑袋念道,“忠于事,尽于责而已。”

    齐尚闻言不屑的笑了,“怎么忠于事,尽于责。只是不知道云下灭亡后我们还要忠什么事,尽什么责?”

    汪泰偏过头,眼神凌厉的盯着齐尚,“齐尚,你想叛变了吗?”

    “闭嘴!”

    就在四人准备继续争吵不休的时候,立于中间的陆鸣顿时一声断喝。齐尚撇了撇嘴,转头望向他处,其余三人也默不作声的看着下方的军营。

    “既入乌云,生死云下。各位不要在这种时候忘了誓言!”

    陆鸣的声音直接响在四人耳中,然后毫不犹豫的下达了进攻指令。

    刚刚还在为云下先今的颓废争论的四人,闻言纷纷跃下崖壁,各自潜行着冲向中央巨大的元帅军帐。此时,崖壁上只剩下了陆鸣一人,他身周开始泛起一阵黑雾,让他的身影开始若影若现,直至完全从旁人眼中消失。

    陆鸣伸出手,看着周遭的黑雾,扯下了脸上的黑面罩,露出了里面年轻得出奇的脸庞。他现在也不担心自己暴露的问题了,在黑雾的笼罩范围内只要不是同级别的人认真探查就不会被发现。而现今天下,能和他同级别的人已经少之又少了!

    陆鸣稚嫩的脸庞上有着一种一股浓烈的焦虑,战事已经完全失败,列国联军浩浩荡荡杀奔云都,也不知道陛下如今是安是危?陆鸣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夜风,来平息自己体内越加燥热的戾气。

    “咚!”

    突然一声巨响从谷内传出,陆鸣连忙带起了面罩,一手把在工布剑上,向下看去。

    只见魁梧的汪泰竟然被人一掌从元帅军帐中拍了出去,砸进了一边的谷壁里。其他方向动作稍稍迟了半步的周历三人纷纷刹住脚步,从元帅军帐旁闪开,屏气凝神的望向恍若殿宇的元帅军帐。能将汪泰轻易拍出帐中的人,也一定能将他们轻易干掉!

    同一时间,原本在谷内散漫巡视的荆军犹如听见号令般冲了过来,大量火把从谷外突然亮起,一名名持着灵发枪的荆国士兵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将周历一行人团团包围。

    军帐中,一老一壮的两人同时走了出来,身后尾随着十余名战将。老的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衫,有着一股绝世自若的气质。壮的身着着象征着荆国的凤凰图铠,身份无疑是荆国元帅章诡。

    “护国师?”周历盯着老者发问道。

    章诡听了,豪爽笑道:“你倒是有眼力,为了剿灭你们乌云卫的人,我皇可是连两大护国师之一的张老也给请来了。你们死而无憾了!”

    “鹿死谁手,尤未可知。曾经的逃跑十三郎如今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了?”齐尚在一旁冷冷的讽刺道,顺带将章诡曾经带领荆军在云军的追击下慌忙逃跑一百三十里的旧事搬了出来。

    “放肆!”

    章诡身后一员战将暴喝,随即就要动身来斩齐尚。但被章诡伸手制止了,章诡毫不在意的说道:“对呀,曾经的我被云军追击上百里,但云下的人追了我上百里也没能把我捉住。那到底是真真的厉害啊!”

    “而如今,云下灭国只在旦夕之间,我大荆帝国四十万雄师联合列国共计百万人马会猎于云都。高下立见!”

    “看来大元帅不仅精于用兵,更擅长舌剑啊!想来平时没少跟街里巷里的大妈们私混吧?”齐尚恶趣味的说道,将章诡方才形成的气势一击而溃。

    此话一出,章诡帐下的将士纷纷怒视着齐尚,但碍于没有章诡的命令谁也不敢私自动手。

    “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来古人也是糊涂啊!您说呢,张老?”章诡风轻云淡的问着张老。

    穿灰色长衫的张老笑了笑,道:“还请元帅今日与我共同猎狐,看是这狐狸狡猾,还是人更厉害!”

    章诡大笑道:“张老此言甚是。”

    “帐下将士听令,若无我命令,谁也不许动手。要是妨碍了张老的兴趣,我定然不会轻饶于他。”

    “是!”

    山谷内传出一声巨响!

    这时被砸进谷壁内的汪泰也醒过神,走了出来,他与齐尚、穆倩三人准备合力对抗荆国护国师张老,留下周历与章诡对决。将要动手之时,四人谁也没有再理会对面的言语,各自将状态调到了最好。

    张老不屑的看着眼前四人的准备,一股磅礴的灵力从他体内爆发而出,一株参天的碧玉青竹浮现在了他身后。

    “身外化身,”崖壁上的陆鸣心中轻念道。

    谷内,张老随手的对着周历他们一指,参天的碧玉青竹顿时摇动了起来,数不胜数的竹叶纷纷飘落而下,在半空中化作一口口流萤着绿光的叶剑分列在四周。

    “疾!”

    张老一声轻喝,分列在四方的叶剑犹如浪潮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向周历四人。章诡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完全没有动手的打算。

    周历四人见状,纷纷各自散开以逃避叶剑的追杀,同时手中各自快速的做着相同的结印,准备一出手便下绝招!

    “宙内轰击!”

    四人同时一声暴喝,面对护国师,即使是同为护国师也没人敢轻视,更遑论他们了。

    四道璀璨的光束由着各自两手掌尾的交接处迸发而出,射向张老。

    一口口叶剑任冲涌而上,意图阻止,但都在光束中消磨到粉碎。

    张老见状,两指一并指向上天,剩余的竹叶纷纷集结在了张老周遭,将张老死死的裹了起来。

    四道光束同时撞在了竹叶罩上,不费吹灰之力便接连突破了十几层,但张老身后的青竹却也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着竹叶,快速的叠加着护罩。

    轰击没进行多久便停止了,四人立在张老面前的四个方位微喘着凝视着挡在张老面前的竹叶护罩。

    “不行了吗?”

    张老的声音如同附耳说给四人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竹剑巨阙”

    还未待四人反应,张老便一声令下,青竹上的脆弱枝桠纷纷自断与张老身周的竹叶融合,形成了十六把碧绿的巨阙剑。

    齐尚见状咽了口口水,刚才的竹叶剑都难以对付了,现在还出竹枝剑了。陆鸣你爷爷的,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这个是护国师级别的大佬呀!

    “你们为我掠阵,我去寻找机会。”

    周历在远处对着齐尚三人喊道。

    齐尚三人闻言点了点头,抽出随身仿制工布剑的贺山剑迎面冲向刺过来的巨阙竹剑。

    三人用贺山剑击打在巨阙剑的剑身一侧,迫使巨阙偏离方向,向一侧冲去。

    另一边,周历也抽出了贺山剑冲向张老。虽然齐尚三人为周历挡下了不少巨阙剑,但那些冲过头了的巨阙剑又自动返回袭杀上了四人,令周历不得不分神闪避。

    周历与张老相距不过十余丈远,即使在张老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打击中,却也始终冲不过这道天堑。在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巨阙击中!

    周历望向张老所在,必须让他动动位置,露出些破绽,为陆鸣制造机会,否则今天我们四个估计就交代到这里了。

    看着手中的贺山剑,周历突然下定了决心。手中长剑一扬,扔上了半空,然后周历对着张老遥遥一指。

    “去!”

    仿工布剑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哀鸣,剑身开始缓慢肢解,但非常迅猛的突向了张老。

    张老望着恍若流星的仿工布剑,微微皱眉,一手缓缓抬起,一堵灵力壁便隐隐出现在了身前。

    “爆!”

    远处,周历一声怒喝!

    刚刚抵达灵壁的贺山剑顿时炸开,将张老的灵壁击了个粉碎。余波开始冲向张老所在,张老微微哼了一声,不愿余波沾染上自己的衣服,破坏了自己的高手形象。整个人便瞬移到了半空之中,默然的注视着场下狼狈逃窜的周历四人。

    “机会!”

    同一时间,崖壁上的陆鸣低喝一声,抽出缠绕在腰间上的真工布剑,一个瞬身到了张老上方。

    此时,月亮乍现。

    陆鸣犹如从月宫中驾临的仙人,从张老上方握剑当头劈了下去。工布剑在空中发出一声声悲惨刺耳的低吼剑鸣,一道数丈长的凝练实体从剑身延伸而出。

    张老措不及防,远远没有料到乌云卫中还有这等人物,目瞪口呆的望向工布剑及他的使用者。

    “啊!”

    一声不甘的怒吼由张老胸腔发出,但还未出喉咙,张老便被陆鸣斩成了两截,由空中缓慢落下。

    地上的章诡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一时回不过神来。

    只有周历四人放松的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