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河万里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俺是周大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马车一路安稳的驶向了枫江学院的报名处,十个报名点前拥满了前来报名的学生,陆鸣站在老伯旁,惊讶的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有些不知所措,这到底是要排到什么时候。

    “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

    老伯将马车停下,解释道,“因为今天是最后一天,试炼在下午就要开始了。”

    陆鸣跳下马车,“这么多人,要是都有缘怎么办?”

    老伯胸有成竹的说道,“没那个可能,第一关就会淘汰掉七八成人。”

    王卓这时马车中走出来,一脸惊讶的看着老伯,“淘汰率这么高。”

    老伯点了点头,指着报名点道:“好了,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陆鸣看着驾车欲走的老伯,不解的问道:“季小天,他不是也要去枫江学院吗?”

    老伯和蔼的答道,“对呀,但我们不在这里报名。”

    陆鸣和王卓莫名其妙的互视一眼,看着老伯远去的马车良久,王卓才开口道,“莫非他们有什么关系可以走后门?”

    “管他呢,”陆鸣浑不在意道,转而指着长龙般的队伍忧心道:“快点去排队吧,否则后面又有人来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也算我们运气好赶上了。”

    王卓闻言赶忙随着陆鸣排在了一列队伍后面,他们也没这个时间去挑捡队伍长短了,因为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人赶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陆鸣和王卓也渐渐排到了前列。

    报名点的工作人员抬头看了眼陆鸣,毫无感情的说道,“名字?”

    “陆鸣。”

    “国家?”

    “云国。”

    ······

    “到25岁没有?”

    “没有。”

    工作人员将资料单扯下来递给陆鸣,继续机械化的喊道:“下一个。”

    陆鸣拿着资料单慢慢走着,上面除了一大堆自己刚才说的资料外,就只有下方红色的注解了。

    “注:拿着本资料单通过第一关时请在出口处拓印身份玉佩,持有身份玉佩并滴血确认后方可继续闯关,否则成绩无效。”

    陆鸣将注解仔细的看了一遍,放心后才放入怀中,回头正好看见王卓办好手续走了过来,便说道:“走吧,去试炼场前等着。”

    两人顺着路上的指示牌向试炼场走去,一路上并没有陆鸣想的那么拥挤,没过多久便到了试炼场前。此刻的试炼场上人头攒动,但却没有任何说话抱怨的声音,极度的诡异,陆鸣两人小心的站到了人群后方,也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后面陆陆续续来的人一见到这种场面便自觉的闭上了嘴巴,排在人群后面等待。

    本来这一切是很正常的,但偏偏有些脑袋抽风了的人闯了进来,看着眼前诡异寂静的人群不以为意。

    “浩照,你看这些家伙像群傻子样站在这里不说话,干什么?一个个天资低劣,竟然还想进我大苍国的学校。”

    一个随手拿着资料单,一脸痞气的纨绔正勾着身旁叫浩照的脖子目空一切的望着场上的众人。

    “那是,他们也不看看,你可是未来的明国公,想进这枫江学院还不是简简单单。”

    浩照一面拍马屁,一面抖露出纨绔的身份,免得到时候这些家伙不长眼。

    “瞪什么瞪,说你呢!瞪什么,也不看看你是谁。”

    那名纨绔松开浩照的脖子,嚣张的看着人群中对他怒目而视的人,他非常满意现在的效果,这些家伙害怕得罪自己一个个连话都不敢说。但这名嚣张的少年还没高兴多久,试炼场前的演讲台上走出一位老者,大袖一招,将纨绔和浩照的资料单摄了过去。

    “试炼场重地严禁喧哗,不愿从者一律剔除本次资格!”

    老者的声音如音波席卷在了试炼场上,丝毫不给犯规者机会。

    纨绔少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望着演讲台上的老者叫嚣道,“我爹可是明国公,你枫江学院在我苍国土地上建校还敢如此嚣张,不怕我爹带兵平了你们这破学校吗?”

    老者转身之际随手一挥,“无知小儿,回去问问你父亲明国公是先有我枫江学院,还是先有你苍国吧!”

    纨绔少年闻言一怒,但还未待发言,便感到一股大力传来将他和身后正傻站着不敢相信的浩照击飞晕倒在试炼场入口处。

    王卓小心的闭着嘴巴,望着演讲台,没想到背景那么深厚的都给直接撂倒了,这枫江学院的校规得多严啊!站在一旁的陆鸣就正常多了,他仿佛没看见那个纨绔样,无聊的盯着蓝天看白云的流动变化。事实上试炼场就没有多少人瞧过他一眼,哪怕他的声音如此刺耳,大家都在紧张的等待着试炼开启。

    后面陆续赶来的人小心绕过晕倒在地上的两人,安安静静的排在队伍后面,这里是枫江学院的地盘,有人这么明显的倒在地上,且周围无人理会,那么多半就是什么犯了错的人。

    眼见着人来的差不多了,一名穿着素雅青衫,有着一股书生意气的男子走了出来。身后刚刚那名老者皱着眉看着一旁艳丽的女子问道,“他又发什么疯了,穿得如此骚包?”

    一身红裙的女子很欣赏的看着老者,道:“我很欣赏你用了‘又’这个字眼,他申请了十年的开学试炼讲解终于被校长审批了下来。”

    老者吃了一惊,“吴重修他疯了吧?”

    女子无奈的说道:“人家已经坚持不懈的申请了十年,就算是校长也找不到借口回绝他了。”

    老者一副天塌下来了的表情,“我刚才还以为他就是上去玩玩、过过瘾,随便上去逮下来就解决了,这下子着了。”

    场下的诸多学员一见演讲台上来人了,顿时来了精神。一身青衫的男子笑容可掬的望着场下学员,只要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他的笑中带着几分得意,藏着几分张狂,更有着一种夙愿已了的释怀。

    “大噶好,俺是周大竹。记住不是脚底板那个足,是大竹子里竹,大噶不要记错了哈。”

    话语一出,场下众人一片喧哗吃惊,没想到如此文质彬彬的男子嘴里却说出了这种话,还夹带着浓厚的乡音,众人皆有一种象嘴里蹦出狗牙的感觉。后面的女子和老者露出果然如此的垂丧表情,心中仿佛有万千苦水沸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