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有人说,人生如戏,如何在人生中找到自己适合的位置,寻找到适合自己的另一半,是很多人的想法。

    可在有些人眼里,人生只不过是一场游戏,游戏人生是他们唯一的乐趣。

    玩世不恭,做事轻佻,对任何人都不上心,流连在花丛中却不带走一片叶,甄林也是这样一个人。

    儿时的自己,目睹了父母之间长时期的感情不睦,让他对所谓的爱情深恶痛绝。所以,对他来说,爱情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

    甄林长相有些阴柔,那双细长的桃花眼时常微微上挑,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不过,他在工作上却很是认真,年纪轻轻的他,凭借着天赋和努力,早已是z市胸外科首屈一指的专家。

    这天傍晚,夕阳鲜艳如血,甄林正准备下班,一个男人抱着一个浑身滚烫的孩子闯进他的急诊室。

    “医生,他烧得很厉害,请你一定要救救他。”

    甄林是胸外科医生,但他对儿科也有一定的研究,看到对方带着金丝边眼镜后面那双充溢着急切不安的双眸,还有那个烧得脸发烫的小家伙,点点头。

    接过那个柔软无骨的小家伙,甄林替他诊断了一下病情,“这个孩子抵抗力弱,再加上营养不良才会发高烧,”病历卡上写下几行清秀的字,甄林瞥了眼站在旁边的男人,不悦地蹙了蹙细长的眉毛,“你是孩子的爸爸?”

    男人清俊的脸庞划过几分暗淡,摇摇头道,“不是。”

    甄林把病历卡和药方递给男人,“先去输液室挂水,回去以后记得让他的父母给他吃点有营养的食物。”

    “我知道了。”

    男人抱着孩子离开了急诊室,甄林也离开了医院,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几个月后的一天,甄林和医院的同事一起去附近的一家很有名的酒吧喝酒。

    刚进入这家酒吧,甄林就被里面的景象所震慑了。

    以前自己所进的酒吧都是灯光昏暗,乌烟瘴气的地方,可这个叫“夜色”的酒吧,却完全打破了甄林对酒吧的认知。

    悠扬的旋律,明晃的灯光,穿着得体的侍应生,看得出这家酒吧的老板格调和品味都非同凡响。

    甄林和同事们玩得很愉快,不久之后,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回家了。到最后,吧台前面就只剩下甄林一人了。

    甄林端着酒杯,漫不经心地浅酌着,喝到后面,人竟然有点晕晕乎乎起来。

    “哟,美人,怎么一个人啊。”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忽然来了个男人,粗哑的声音,带着一股酒气喷在甄林的脖子上,难受得不得了。

    甄林微微侧眸,细长的桃花眼瞄了眼那个笑得一脸猥琐的老男人,厌恶地皱皱眉,没有理会。

    老男人对甄林的反应并没有感到一丝不快,他干笑了两声,毛茸茸的大手不安分地爬上了甄林的细腰,“美人,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来,哥哥陪你一起去乐乐好不好?”

    甄林放下酒杯,一把拍掉了男人肆意乱摸的毛手,冷冷道,“走开。”

    老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可他还是厚脸皮地再度靠上去,“美人,别那么害羞,哥哥一定会让你舒服得的。”

    甄林从吧台上走了下来,双手抱臂从头到脚把眼前的老男人打量了一番,精致的脸庞上嫌恶的表情一览无遗,“虽然我喜欢男人,可我对你这样的不感兴趣,麻烦你去找其他人吧。”

    老男人被甄林冷淡的态度给激怒了,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妈的,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看得上你还是你的福气。告诉你,你最好乖乖地跟我走,不然,你就别想离开这个地方!”

    由于这个老男人是“夜色”的常客,出手也算大方,所以吧台的侍应生看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先生,这种事情都是讲究你情我愿的,如果你强行要对他无礼的话,那我只能请你离开了。”

    沉稳磁性的声音,淡淡地从身后传来,将吧台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悄然打破。

    顺着这个声音,甄林回头一看,清俊的面庞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深邃漆黑的眼眸内暗流涌动,似曾相识的眼眸让他稍稍一愣。。

    老男人勃然大怒,“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来破坏老子的好事!”

    男人动作极其自然地搂上甄林的腰,“我是他男人,你要是敢动他的话,我会让你躺着从这里出去。”

    “妈的,原来是个有伴的,早知道老子就找其他人了,”老男人扔下一句话,悻悻地离开了。

    男人淡淡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甄林淡薄的唇线稍稍一扬,“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男人双眸闪烁,他对这个老套的搭讪方式感到有些好奇,“哦?”

    甄林双眸微眯,“要是我没记错的话,三个月前的晚上,你带着一个孩子来医院挂急诊。”

    男人眉峰微微耸了耸,“是你?”

    “是我,”甄林对眼前这个外表一本正经,做出来的事情却让自己大跌眼镜的男人有些好奇,“话说,你是我的男人,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我叫甄林,你呢?”

    “苏浩哲。”

    甄林坐在病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回想起两人初识的一件件事情,精致的面庞浮起淡淡的笑。

    男人已经睡了一年了,虽然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但是病情也并没有恶化。每当自己靠在他的胸膛上,都能听到平稳有力地心跳,只是…

    就在前几天,他回d市老家时,特意去看了肖泽凯,想不到,严洛也在。

    看到两个人在一起甜蜜幸福的样子,甄林心里有着难以掩饰的酸涩。

    苏浩哲一直不肯苏醒,是不是因为当初自己曾经因为救这个男人而出卖严洛,这是上天给自己的惩罚。可是,现在他们都已经团圆了,为什么苏浩哲还不醒来?

    想到这里,甄林好看的眼睛黯淡了几分,但他很快又恢复了如常的神色,“没事的,苏浩哲,你一定会醒来的,我相信你。”

    悠悠伸出手,他将苏浩哲的手掌轻轻握住,举起放在嘴边亲吻了一下。

    被自己握住的手指微微动了动,虽然很细微,但是这样的变化却引起了甄林的注意。

    惊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手指微动,甄林激动地拉开病房的大门,跑了出去,“医生,医生,他有知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