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2 严钧宇的烦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永久网址,请牢记!

    “从我懂事开始,我的身边就只有爸爸。请使用访问本站。我的爸爸和全天下的爸爸一样,英俊潇洒,沉稳霸气。小时候我常常不懂事,他有时候对我很凶,还打我,但是我知道他是因为爱我才会对我严格要求…”

    一名清秀的男孩拿着作文本有感情地朗读着,好听的声音在教室里缓缓漾开,“我爱我的爸爸,希望我的爸爸能够永远幸福快乐。”

    “啪啪啪…”

    “严钧宇同学的这篇作文感情真挚,语句流畅,是一篇很好的作文,”语文老师站在讲台上,朝着在坐的所有同学说道,“大家下课以后不妨可以和他探讨探讨,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有所收获的,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下课。”

    “嘀铃铃!”

    下课铃响了,几个平时和严钧宇关系不错的男生立马三三两两地围坐到严钧宇座位周围,七嘴八舌地开口了。

    “严钧宇,我记得以前你的作文不怎么样啊,怎么这次写得这么好啊?”

    “就是说啊,”另一名同学附和道,“你不会是哪里抄来的吧?”

    “哥们,快告诉我,你这篇文章是哪抄来的?”

    严钧宇一拍桌子,细长的眉毛轻轻一挑,“谁说是抄的?老子可是自己一字一句写出来的!”

    几个男生一脸鄙夷地表情,“哦”

    严钧宇精致的脸蛋上浮起一丝红晕,“你们不信算了,老子才不理你们几个,”白皙的手“啪”地阖上作文本,他起身朝教室外面走去。

    “喂,严钧宇,下节物理课要去实验室,你现在去哪里啊?”

    严钧宇挥挥手,清瘦的身影已经离开了教室。

    双手插在校服口袋里,严钧宇漫无目的地走在操场上。不知怎么的,自从前段时间知道了肖泽凯是自己的亲舅舅,还和养父严洛是恋人关系后,自己的心情就变得很糟糕,动不动就要发脾气。

    其实,小时候自己经常看到看到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在房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只是,那时候自己年纪还很小,也不懂他们在干什么。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渐渐明白他们两人的关系绝对不正常。有时候自己半般夜里起来上厕所或者喝水,都能听到压抑的呻/吟声传出来。

    有一次,自己实在好奇,偷偷地从门缝里瞄了眼,看到里面那活色生香的一幕,吓得自己慌忙逃回了房里。

    随后,自己悄悄地到网上去查,这才知道原来爸爸和自己的舅舅真的是同性恋。其实,他们之间的那种暧昧的关系自己早就发觉了,只是天真的自己一直在心里告诫是想多了。

    想不到,他们竟然真的是一对同性恋人,而自己开口问严洛时,对方竟然也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自己心目中一直敬仰的父亲,那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竟然是同性恋。而那个无微不至照顾着自己,温柔体贴的肖老师,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与自己唯一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可就是这样两个人,他们竟然会是那种关系,真的让自己难以接受。

    明明是自己最亲爱的人,明明都是两个男人,可为什么…

    严钧宇靠在篮球架的柱子上,闭上黑色的双眸,光洁的额头微微蹙紧。

    “砰,”一个篮球飞到了严钧宇面前,“咕噜噜”滚了几下,然后不动了。

    严钧宇正来气,看到这个飞过来的篮球,他狠狠踢了一脚,篮球一下子飞得很远。

    那群打篮球的高年级对严钧宇的做法有些不满,他们冲着他道,“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干吗踢飞我们的球?”

    严钧宇懒洋洋地撑开眼皮,没好气地回答,“我哪知道那个球是你们的。”

    为首的一个高年级男生脸上的表情很是狰狞,“你踢飞我们的球还在这里拽,我看你今天是活腻了!”

    说着,他撩起袖子想要教训严钧宇。

    严钧宇不屑地勾起嘴角,“想打架是吧,成啊,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正想拿你们几个出出气。”

    话音刚落,他就冲着为首的高个子一拳揍了过去!

    “住手!”

    一个声音制止了这场即将开始的校园斗殴,严钧宇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隔壁班的班长,骆新。

    “切,怎么又是你,”严钧宇不悦地撇撇嘴,收回拳头。

    与自己吊儿郎当,靠一点小聪明考进d市这所重点高中不同的是,骆新成绩优秀,性格沉稳,长得又帅气,是学校公认的校草。

    每每他的出现都会惹来好多女生的瞩目,这让严钧宇不免心里产生妒忌。

    骆新把篮球扔到高个子手里,一手勾上严钧宇的肩膀,“几位学长,我朋友他心情不好,要是有冒犯的地方还请你们见谅。”

    “算了,既然有人替你说话了,那我们就不计较了,”高个子耸耸肩,和几个同学离开了。

    “快要上课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班下一节课应该是物理实验课,老头子可是最不喜欢迟到的人。”

    严钧宇稍稍抬头,第一次近距离地看着对方,那张立体的俊脸上,一双深邃的眼眸带着看好戏的意味盯着自己。

    被对方这样瞧着,还能够清晰嗅到对方身上沐浴露清爽的味道,严钧宇只觉得心脏漏跳了一拍,赶紧挣脱开对方的胳膊,翻了个白眼,“老子才不要你管,老子要去上课了,还有,告诉你,我和你可不是朋友,你不要一厢情愿啊。”

    骆新好笑地抬抬眉,“是么?”

    严钧宇“切”了一声,“本来就是,你是优等生,校草,我可不能和你比,走了。”

    看着严钧宇有些别扭地离去,骆新俊美的脸上浮起一丝难以觉察的微笑。

    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