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3 严钧宇的烦恼(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严钧宇放学回到家,一推门,就看到严洛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很是悠闲。

    “回来了?”

    “恩,”严钧宇打开冰箱,拿了瓶果汁,“咕嘟咕嘟”地一连喝了好几口。随后走到沙发边坐下,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

    严洛看到自己的儿子一脸不爽的表情,眉峰一挑,“怎么了?又在学校里和人打架了?”

    严钧宇把瓶子放到茶几上,摇摇头道,“没有,被人劝架了。”

    严洛心情不错,他半开玩笑道,“哦?是谁敢给我的儿子劝架,活腻歪了?”

    严钧宇“嘭”地一下子往后靠,“是隔壁班的骆新啦,不知是怎么搞的,最近只要我一和人打架,那个家伙就会冒出来,还对我勾肩搭背的。他算什么东西,仗着自己长得帅人气旺就敢对我指手画脚,一看到他就来气。”

    严钧宇越说越来气,气呼呼地拿起果汁一口气全部喝完了,一张白皙的脸也由于生气而变成了粉红色。

    严洛对儿子的喜怒无常早已见怪不怪,这个儿子已经被自己和肖泽凯彻底宠坏了,也不知道以后会有哪个女孩子会看上他。

    不过,他口中的那个骆新倒是一个挺有趣的家伙,而且,最近儿子似乎提到最多的人名好像也是骆新。

    厨房的大门被人打开了,肖泽凯端着一锅汤走了出来。十多年的岁月在他的身上似乎并没有过多的留恋,那张俊美的脸庞丝毫没有变化,清澈的眼眸多了几分睿智,温润内敛的气质让他比以前更为迷人。

    看到父子两坐在沙发上说话,而那个还处于青春期阶段的男孩似乎有点闹别扭,肖泽凯觉得有些好笑,“怎么,又在闹别扭了?”

    严钧宇摇摇头,“没有,就是对某人不爽而已。”

    肖泽凯随口问道,“又是那个骆新?”

    严钧宇愣了愣,“哎,怎么连你都知道了?”

    “你这小傻瓜,只要你气呼呼地回家,我和你爸就知道是那个骆新又惹到你了,”肖泽凯解下围裙,“好了,先别发愣了,快去洗洗手吃饭吧。”

    父子两人赶紧从沙发上起来,严洛趁儿子去洗手的空隙,坐到桌边直接用手抓起一块手撕牛肉塞到嘴里。

    “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这么老不正经,快去洗手。”

    严洛吃得津津有味,英气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宝贝,你的厨艺越来越棒了,干脆我把公司关了,改成私房菜馆得了。你做大厨,我打下手,夫妻老婆店多好啊。”

    肖泽凯瞪了严洛一眼,“好了好了别贫嘴了,快去洗手吧,待会给天天看到多不好。”

    严洛振振有词道,“你是我老婆,咱们在这里亲密难道还要遮遮掩掩吗?”

    肖泽凯可不是这么想,“天天还没从我们的事情里缓过神来,还是先避开点比较好,省得到时候撞在枪口上。”

    严洛根本不听肖泽凯的话,反而开始恶作剧,他伸手在对方的脸颊上摸了几把,色迷迷道,“宝贝,你的皮肤好滑,让老公亲亲。”

    “拿开你的毛手,都几十岁的人了还不分场合地发情,”肖泽凯推搡了几下,“我去端菜,你快去洗手,喂,你手往哪里摸啊…嗯…停下…天天还在呢…”

    严钧宇洗完手准备出来,听到客厅里两人的说话声变得越来越暧昧,而后传来低低的喘息声,有点无奈地耸耸肩,关上门。

    等外面的声音结束,严钧宇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看到肖泽凯双颊泛红地坐在餐桌边,一旁的严洛正神清气爽地盛着饭,在递给对方时,换来一记白眼。

    “哟,洗完了?”

    严钧宇拿过严洛手中的饭勺,给只盛了一碗饭,抓起筷子默不作声地吃了起来。

    肖泽凯和严洛两人很有默契地相视一眼,而后还是肖泽凯先开口,只是有些沙哑的声音还带着淡淡的情/欲,“天天,我知道你还在在意我和你爸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你一时无法接受。但是,毕竟我们是一家人,爸爸和肖老师不希望你整天这样闷闷不乐,你有什么想说的话不妨直说。”

    严钧宇捏着筷子的手稍稍一顿,而后放下碗筷,声音平静,“爸,舅舅,说实话,我一开始确实不能接受你们这样的关系。可我也想过了,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两个人,你们也是历经了坎坷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只要你们是真心相爱的,那我又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严洛欣欣然道,“儿子,你的意思是你同意了?”

    严钧宇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同意什么?就算没有我的同意,你们不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了?”

    严洛神秘兮兮地笑道,“我和你舅舅准备过了年就去美国登记结婚,你这么说就是同意了。”

    “…”严钧宇呆了呆,盯着两个一脸得逞的男人,他愤愤道,“好啊,感情你们是诓我是吧。算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你们大人的事我也管不着。”

    “既然你同意了,那我们就继续吃饭吧,”严洛笑盈盈地夹了一只大虾放到肖泽凯碗里,又夹了一只给严钧宇,一脸得意。

    晚上,肖泽凯躺在严钧宇的怀里,抬手摩挲着对方带着一点胡渣的下巴,声音淡然,“天天是不是恋爱了。”

    严洛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只是感觉,严洛,你说,我们这样的关系是不是会影响天天的性向?万一他也喜欢上男人这该怎么办?要知道,这条路并不好走。”

    “要是真的是这样,那也只是上天注定的,他的事情让他自己去处理吧,”粗厚的手掌流连在对方平坦的小腹上,严洛低沉的声音带着恶趣味,“宝贝,我记得刚才你说我已经是几十岁的人了,你老公我可刚跨入四十岁的行列。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我的战斗力可是一点都不比从前差,你也是嫌弃我的话,那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好好,你还是那么勇猛…喂,别再继续了,刚才已经被你折腾得够惨的了…”

    “宝贝,你还是那么美…我爱你…”

    “呃…别继续了…你这个禽兽…嗯啊…”

    低低的喘/息声回荡在房内,持续了整整一夜,直到天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