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4 寒假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寒假终于来了,严钧宇一个人呆在家里玩了一上午的三国杀。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可家里连个烧饭的人都没有,严钧宇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亲舅舅和老爸昨天去美国登记结婚,顺便度一个蜜月。

    本来自己是准备和他们一起去的,可悲催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由于再过半年严钧宇就要升入高三,学校特意在寒假里安排了补课。

    从寒假第一天开始,一直补到小年夜,然后再从年初六开始一直补到开学前两天。当班主任向大家宣布这个不行的消息后,全班哀嚎遍野,严钧宇叫得是最响的一个。

    虽然家里早就安排自己去美国念大学,但是班主任却规定自己必须和其他同学一样参加学校的补课。好好的一个寒假,就这样被补课所侵占,想到明天就要开始补课,严钧宇又在心里将教导处那个老头全家都问候了好几遍。

    肚子叫得越来越响,严钧宇终于再也扛不住了,他放下鼠标,跑到厨房拉开冰箱。看着里面肖泽凯特意为自己准备的各类速冻食品,严钧宇却懒得连放到锅里烧开一下都不乐意。

    翻了翻旁边的柜子,还剩一桶泡面,严钧宇赶紧泡了泡面,端着坐到电脑前继续与游戏奋战。

    玩得正高兴,“滴滴滴”的企鹅声从电脑音箱里传出来,严钧宇不耐烦地点开那个不停跳动的企鹅,一看是某人请求添加好友,账号名是“沙漠的骆驼。”

    “这谁啊,”严钧宇看到那个陌生的头像,一看自己竟然与他有好几个共同好友,再一看对方的个人资料,估摸着是班里的那个同学,直接通过验证。

    等了一会,见对方并没有找自己说话,他就继续开始玩游戏了。

    等玩到太阳落山了,严钧宇这才从电脑上下来。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看到旁边吃了一半的泡面,他拿起来扔进了厨房的垃圾桶。

    抬头看了眼客厅角落里的落地钟,时钟已经指到了六点,望着窗外深蓝色的天空,严钧宇颇有些惆怅地坐到沙发上。

    老爸和舅舅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美国了吧,也不知道那里怎么样了。正这样想着,房里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严钧宇赶紧跑到房里接了电话,“喂,老爸,你们到美国啦?”

    严洛的声音透过太平洋的另一边传过来,“我们刚过海关,现在准备先去酒店,你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严钧宇咧开嘴道,“哎呀,爸,你知道我懒,我就随便应付一下就行了,只要有钱,什么吃不到啊。好了好了,电话费很贵的,我要挂了。”

    “等等,你舅舅要和你说话。”

    听筒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温润的音质传了过来,“天天,舅舅和你爸爸过几天就回来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老是吃那种没营养的泡面啊。”

    严钧宇懒懒地说道,“哎呀知道了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舅舅你就和爸爸好好地体验一回二人世界吧。”

    “那我挂了,晚点再打给你。”

    “好,”严钧宇挂了电话,去厨房里下了一碗饺子,然后又端到电脑前吃了起来。

    “滴滴滴,”企鹅头像跳了起来,严钧宇点开,“沙漠的骆驼”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

    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了一通,随后按下回车,“你是谁啊?”

    “我是你朋友”

    严钧宇吃了个饺子,没来得及咽下,回了过去,“朋友,别卖关子了,老子我还真猜不出来”

    对方似乎在考虑回自己什么话,过了好半天才来了一句,“那算了,你总会知道的”

    严钧宇正纳闷,对方就下线了,盯着那个变暗的头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心眼怎么这么小,老子哪知道你是谁啊?头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家伙,擦。”

    吃完饺子,洗了碗,严钧宇到浴室冲了个澡,等到洗完这才发觉自己忘了拿替换的衣服,只好裹着一条浴巾哆哆嗦嗦地跑到卧室穿上衣裤。

    “阿嚏!”

    就这么一会功夫,严钧宇就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他揉揉鼻子,到浴室把换下的内衣裤洗了。

    笨拙地洗着袜子,严钧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自理能力真的很差劲。想想也是,从小到大,舅舅什么事也不让自己做,弄得现在自己就像一个三级残废一样。

    胡乱把内衣裤洗完,严钧宇又重新坐回到电脑前,拆了一包薯片,他一边打游戏一边“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

    “滴滴滴,”企鹅头像又跳了起来,一看,又是那个“沙漠的骆驼”,他有点不耐烦地点开。

    “明天八点上课,不要迟到”

    看到这句话,严钧宇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同学,可是,他到底是谁呢?

    “知道了,你是谁啊?”

    “你猜”

    “有病啊,”严钧宇骂了一句,直接把扣扣关掉,一门心思地开始打游戏。

    第二天一早,严钧宇从睡梦中醒来,一看手机,已经七点半了。

    他“腾”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三两下穿上衣服冲出了家门。

    从拥挤的地铁上下来,赶到教室时,上课铃声正好响了。

    “哟,严钧宇,你来了啊。”

    有人和严钧宇打了声招呼,他正想吐槽一下地铁上碰到的一个男奇葩,班主任高跟鞋“笃笃笃”的声音紧跟着就传了进来。

    由于严钧宇早饭没有吃,加上昨晚上有点着凉,浑身难受地趴在课桌上,连班主任叫他好几次都没有听到。

    当班主任第四次喊到他的名字时,严钧宇终于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同桌看他双颊泛红,眼睛也红红的,赶紧和班主任说道,“老师,严钧宇他好像生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