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5 5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严钧宇一个人躺在医务室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肚子饿得咕咕叫,头又烧得晕乎乎,整个人就是各种难受。

    好不容易捱到卫生老师回来,一看到躺在床上的小家伙,开玩笑道,“怎么,这次又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啊?”

    严钧宇有气无力地扁扁嘴,“老师,我发烧了。”

    “我看看,”卫生老师取了一支体温计塞到严钧宇嘴里,过了一会拿出来看了看,“哟,38度5,还挺高啊。”

    严钧宇可怜巴巴地嘟哝着,“昨晚上洗澡着凉了,爸爸和舅舅又不在身边,我想吃好吃的也没人给我做。”

    “咕噜噜……”

    听到这个诡异的声音,卫生老师“扑哧”一下笑出声,“我说,你该不会是没吃早饭吧?我这里还有一个面包,你先吃了把退烧药吃了睡一觉就好了。”

    严钧宇摇摇头,“我想回家……我想吃满香园的烤鸭,红烧乳鸽,还有白斩鸡……”

    虽说严钧宇平时在学校里调皮捣蛋,不过卫生老师倒挺喜欢这个天真单纯的孩子,而且严钧宇还会为了逃课经常装病来她这里,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熟络了起来。

    卫生老师无奈地摇摇头,“我说你啊都在发烧了,还一心叨念着那些好吃的,真是个馋猫。等着吧,一会我就给你去买。”

    “咚咚。”

    “进来。”

    紧闭的医务室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阵冷风钻入室内,严钧宇不由地打了个哆嗦,“阿嚏!”

    张想开口发通牢骚,一个低沉的声音淡淡传来,“老师,请问你这里有止痛药吗?”

    “哦,是骆新啊,你要止痛片干什么?”

    “班里有个女同学肚子痛,我替她来问你要一粒。”

    卫生老师立马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你等等,我这就去拿给你。”

    “好。”

    严钧宇趴在床上,见那抹笔直的身影站在门口,像是发泄着不满,在床上滚来滚去,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响声。

    骆新听到钢丝床发出的“嘎吱”声,抬眼瞅了瞅床上。只见那个清秀的少年脸色泛红,皱着眉头,那双漂亮的眼眸里露出显而易见的不满之情。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卫生老师拿着止痛药走了过来,“拿去吧。”

    “好,谢谢老师,”骆新很有礼貌地谢过卫生老师,打开门朝外走。

    严钧宇拉住卫生老师的手臂,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巴巴地望着对方。

    卫生老师熬不过对方,喊住了骆新,“哦对了骆新,能不能麻烦你个事?”

    “老师有什么事吗?”

    “能不能帮我从门口的粥店里带一份鸡肉粥过来?我正好有点事走不开,想麻烦你跑一趟。”

    骆新一口答应,“没问题,那我现在就去。”

    医务室的大门被人关上了,严钧宇笑嘻嘻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病恹恹的样子,“老师,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卫生老师耸耸肩,“得了吧,我还不是不想看到你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好了,我先去开会了,你在这里乖乖等你的鸡肉粥吧。”

    想到让那个有些讨厌的骆新大冷天跑到外面给自己买鸡肉粥,严钧宇心情好了很多,他“嘿嘿”一笑,“谢谢老师!”

    “记得把退烧药吃了啊。”

    “好!”

    严钧宇躺在床上,揉揉空空如也的肚子,摸摸有些发烫的额头,在等鸡肉粥的过程中迷迷糊糊睡着了。

    过了会,医务室的大门又被人打开了,骆新捧着滚烫的粥走了进来。

    “老师?”

    环顾四周,没有见到卫生老师的身影,骆新走到办公桌前把粥放了下来,将目光转到了一旁的床上。

    那个清秀少年微红着脸扬起一抹浅笑,精致的脸孔,纯洁的微笑,在冬日的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微光,美极了。

    骆新默默注视着严钧宇,目光柔和,他轻轻走上前俯身,近距离观察着对方。

    不同于往日那个张口闭口的“老子”,现在严钧宇就像一个瓷娃娃。

    浓密的睫毛乖顺地垂下,小巧的鼻尖很是可爱,粉红色的嘴唇随着平稳的呼吸微微开阖。

    淡淡的奶香味似有若无地飘散在鼻息间,骆新漆黑的眼眸渐渐深邃。

    慢慢俯身,骆新一点点凑近严钧宇的脸庞,在对方的唇角落下轻轻一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