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喝6 喝粥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唔……”

    严钧宇皱皱眉,动了动唇,睁开眼,看清眼前的人时,他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怎么进来了?”

    骆新把鸡肉粥递给严钧宇,口吻淡淡,“你的粥。”

    “谢谢啊,”严钧宇大大方方地谢过骆新,打开盒子吃了起来。

    轻轻地舀了一勺,严钧宇小心地吹了吹,然后送到嘴里,入口即化的清粥还有绞碎的鸡肉,加上葱花,鲜香无比,“唔,好好吃。”

    骆新站在旁边看着对方吃得津津有味,挨着坐了过去,“好吃你就多吃点。”

    严钧宇停了下来,转过去看着骆新,“你怎么还在啊?”

    骆新反问一句,“我为什么不可以在?”

    “额……”严钧宇被问得一时语塞,他动了动塞满粥的嘴巴,然后翻了个白眼,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当然可以在,那你不要老盯着我看啊……感觉好奇怪……”

    骆新很小声地回了一句,“因为你好看。”

    “啥?”严钧宇没听清,他朝骆新瞟了眼,见对方起身走到办公桌边,嘀咕了一句,“真是个怪人。”

    骆新倒一点也不生气,他拿起桌上的退烧药,随口问道,“你发烧了?”

    严钧宇没好气地回答道,“是啊。”

    骆新瞧着对方埋头吃得津津有味,心情很不错,“我看你平时身体挺好,怎么就发烧了?”

    “还不是家里没人么,洗个澡忘记拿衣服了,大冷天的跑出来穿衣服肯定着凉了呗。”

    “哦,”骆新点点头,起身走出医务室,“我走了,你别忘了吃退烧药。”

    严钧宇“呼噜呼噜”喝着已经不太烫的粥,“知道啦。”

    喝完粥,严钧宇吃了退烧药,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卫生老师正在聊扣扣,听到身后有动静,随口问了一句,“你醒啦?感觉怎么样?”

    严钧宇打了个哈欠,“舒服多了。”

    卫生老师转过身,“你们估计也快放学了吧,我已经跟你们班主任老师说过了,明后两天你就不用来了,好好在家休息。”

    “嘿嘿,谢谢老师。”

    严钧宇等到放学铃打响了,这才走出医务室,虽说烧是退了不少,不过人还是有点晕晕乎乎,脚底下也软绵绵的。

    从教室里拿着书包往学校外面走,严钧宇只觉得头脑发胀,还差点撞上了大门口的电线杆。

    不知道是被谁拉了一把,严钧宇侧头一看,人登时清醒了几分,“怎么又是你?”

    “要不是我拉你,估计你就要和电线杆撞上了。”

    严钧宇表情淡然,“那就谢谢你了。”

    骆新紧紧抓住严钧宇的胳膊,没有松开,“我送你回去。”

    严钧宇本想拒绝对方,不过想着这个家伙平时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今天又是给自己买粥又是送自己回去,好像还真的挺好的,脑子一热,他就答应了。

    两人回到家,骆新看了看乱糟糟的客厅和严钧宇的卧室,皱皱眉。

    严钧宇拿了瓶果汁递给骆新,“我老爸和舅舅去度蜜月了,就我一个人,你随便坐吧。”

    骆新愣了愣,接过果汁喝了一口。

    严钧宇把客厅沙发旁的几个膨化食品袋子揉揉扔进了垃圾桶,“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快回去吧。”

    骆新放下手里的瓶子,“严钧宇,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严钧宇有些哭笑不得,“你是优等生,校草,和我这种人做朋友,将你就不怕丢脸么?”

    骆新摇摇头,“我喜欢你的性格,所以我想和你做朋友。”

    想想这个家伙除了傲慢了点,比自己优秀了点,比自己长得帅了点,人还是挺不错的。

    想到这里,严钧宇爽快地答应了对方,“那好吧。”

    骆新站了起来,“你家里没人,晚饭怎么解决?”

    “我又不会做饭,都是舅舅给我买的速冻食品。”

    骆新摇摇头,“你还在发烧,吃这种东西不消化,我给你弄点粥吧。”

    严钧宇挑挑眉,“啊,又是粥啊,老子不要吃。”

    骆新脸色微变,申诉的眼中露出几分冷意,“那你准备又去吃那些没有营养的东西么?”

    严钧宇嘴硬道,“总比吃粥要好,再说,你会煮粥么?”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骆新眉峰一扬,“你去躺着,一会你吃了就知道了。”

    严钧宇看着骆新径直走进厨房,想到自己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虽然还是粥,总比自己弄要轻松,“东西都在冰箱里。”

    “恩。”

    严钧宇坐在电脑前打了会游戏,觉得头有点晕,他关掉了游戏。

    拆了包小点心,他打开扣扣,看到“沙漠的骆驼”昨晚十点半的时候给自己留了条言,“明天要降温了,小心不要着凉。”

    “这人谁啊,好奇怪。”

    “怎么了?”骆新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的粥香味四溢。

    “没什么,”严钧宇关掉扣扣对话框,“有个叫‘沙漠的骆驼’找我聊天,也不知道他是谁。”

    骆新眼眸暗了暗,收走了严钧宇手边的小点心,把一碗皮蛋粥放在了他面前,“喝粥吧。”

    严钧宇抬抬眼皮,拿着勺子舀了一小勺,翘起粉色的嘴唇把粥吹凉,伸出粉色的舌尖尝了一口,“哇唔,很好吃啊。”

    骆新微笑着,“那你就慢慢吃吧。”

    “恩,好,真好吃,”严钧宇吃着滚烫的粥,赞美道,“想不到你的手艺这么棒!”

    骆新见到对方漂亮的眼睛闪闪发亮,微笑道,“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经常给你烧。”

    严钧宇眼珠子滴溜一转,“喂,要不这样吧,这几天我家里没人,要不你就帮我做饭吧?”

    “当然可以。”

    严钧宇慢慢喝着粥,以为自己的小心计得逞而沾沾自喜,可他却不知道,自己早已落入了对方给自己设下的圈套中。套住了他的胃,更套住了他的心,一套就是一辈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