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7 友番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十二年前

    “小朋友们,今天我们中3班来了一个新同学,严钧宇,你快来和下朋友认识一下吧。”

    “大家好,我叫严钧宇,今年六岁,你们可以叫我天天,”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站在教室里开口介绍自己,粉嫩嫩的脸蛋,圆圆的清澈眼睛一眨一眨可爱极了,“天天喜欢吃,喜欢睡,还喜欢玩飞机模型。”

    “小朋友们,从今天开始天天就是我们的小伙伴了,大家一定要好好和他相处,有什么好东西大家都要和他一起分享啊。”

    “好!”

    角落游戏中,严钧宇坐在小桌子旁边玩着小汽车模型,一个女孩子跑了过来,“天天,我可以叫你天天吗?”

    严钧宇很认真地点点头,“当然可以!”

    “天天,我们一起画画吧!”

    “好!”

    两个小孩子围在一起画画,开心极了。

    “喂!你弄坏了我的玩具,这个玩具是我的生日礼物,你要赔给我!”

    “对,赔给小胖!”

    “不是我弄坏的,我拿到的时候就已经坏了。”

    教室的另一边,几个男孩子围在一起吵吵嚷嚷,喧闹声引起了严钧宇的注意,“那里怎么啦?”

    其他小朋友似乎对这样的事情并不感到陌生,旁边的小女孩摇摇头,一脸惋惜地样子,“小新新真可怜,老是被那几个坏蛋欺负。”

    忽然,人群中有人大吼了一声,“你这个没人要的孩子不许跑到我们这里来撒野!”

    听到这句话,严钧宇一下子气炸了,他“噌”地从桌子上站起来,“腾腾腾”跑到人群中,冲着那个为首的小胖子怒气冲冲地吼道,“你说谁没人要?肖老师说过每一个小宝宝生下来就能得到爸爸妈妈的爱,你凭什么说别人的坏话?!”

    小胖子在班里就是个小霸王,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他气得脸发红,“他弄坏我的东西就该陪,关你什么事?”

    严钧宇义愤填膺道,“他已经说了拿到的时候就是坏的!你又没有亲眼看到把玩具弄坏就这样说他,我要告诉老师!”

    “怎么了?”老师听到声音走了过来,见到班里的小霸王又在欺负人,赶紧上前道,“小胖,你老是欺负新新,这可不行。”

    小胖子支支吾吾,“我……我没有欺负他……是他把我的东西弄坏了……我……我要他赔。”

    老师拿过小胖手里的玩具,仔细看了一下,“没有坏啊,只是这里的一个螺丝松了,”她拧紧螺丝,三两下就弄好了,“你看,这不是好了吗?”

    小胖拿回玩具,看了看,低头不吭声了。

    老师摸摸小胖的脑袋,声音温柔,“好了,快点和小欣欣道歉吧,趁他还没有生气。”

    小胖抬头,很不情愿地朝着对面个子瘦小的小男孩道歉,“对不起。”

    小男孩摇摇头,“没关系。”

    “好了,大家都去玩吧,一会就要吃午饭咯。”

    “好!”

    小胖子见老师离开了,又向小男孩狠狠瞪了一眼。这一幕正巧被严钧宇看到,他走到小胖子面前,“你要是以后再欺负他,我就让肖老师来揍你!”

    说罢,他还朝对方做了鬼脸,然后拉起小男孩,“我们走!”

    小男孩被严钧宇拉到桌边,和另一个小女孩一起画画,严钧宇还很大方地把油画棒和水彩笔借给他,“给你,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小男孩感激地接过水彩笔,声音轻轻的,“谢谢你。”

    严钧宇挥舞着小拳头,“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还击的!哦,对了,我叫天天,你叫什么啊?”

    小男孩看着严钧宇圆鼓鼓的小脸上露出慷慨激昂的表情,漆黑的眼睛闪过几丝难得的笑意,这是自己第一个结交的好朋友,严钧宇。

    圆圆的眼睛,白白的皮肤,笑起来还会露出浅浅的酒窝,长得真好看。

    “我叫新新。”

    严钧宇热情地作出邀请,“新新,放学以后你可以去我家里玩,我让肖老师给你烧很多很多好吃的!”

    “好。”

    两个孩子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在余下的大半年光景里面几乎形影不离,可直到两个人幼儿园毕业,严钧宇都始终不记得对方到底叫什么,只知道他的小名叫新新。

    幼儿园毕业的那天,两人互相留了电话号码,严钧宇毛手毛脚,把对方的电话都弄掉了,想着对方一定会打电话给自己。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在毕业后没多久就搬家了,电话号码也随之改掉了。

    在一天天的等待中,他渐渐忘记了那个与自己曾经是好朋友的新新,那个瘦瘦小小,有着一双不同于他那个年纪的深邃双眸的男孩子。

    十一年后,那个经过自己的刻苦努力,以d市中考第一名的成绩进入这所d市重点高中,从瘦瘦小小的男孩子蜕变成沉稳内敛,帅气英俊的优等生的骆新。第一次在新生动员大会上看到人群中那双熟悉的眼睛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那个儿时的伙伴。

    只是,经过了十多年的想念,自己对他的这份纯真的友情似乎已经产生了变化,自己已经不想只是成为他的朋友。而是拥有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身和心。

    看着那个喝了粥沉沉睡去的家伙,骆新埋藏起这份浓烈的感情,静静地望着那张乖巧恬静的睡颜,微微地笑了。

    严钧宇,这一次,我可再不会放你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