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缚爱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8 幸福的一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

    “你是说,你想要我们把唯一的宝贝儿子交给你?”

    客厅里,严洛和肖泽凯坐在沙发上,沉沉地直视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沉郁的声音波澜不惊。[]

    “是的。”

    严洛眉峰微挑,“小子,别说我没提醒你,我们家天天喜欢的可是女孩子,你确定就凭你这样子他真的会看上你?”

    肖泽凯白了严洛一眼,语气平和,“是啊小骆,而且据我所知,天天他对你的感情也并没有确定,你真的有把握让他同意和你在一起么?”

    骆新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两位叔叔,我对严钧宇的感情你们都应该很清楚。我也知道他喜欢女孩子,但是,你们觉得以他现在这样子的情况,有哪个女孩子还会喜欢他?什么家务都不会做,生活自理能力几乎为零,除了我能够照顾他,又有哪个女孩子能够受得了他?”

    严洛眼眸一暗,“喂,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得天天好像就是个废人一样,我们家天天长得那么帅气,又是留美的经济学硕士,像他这么好的条件,喜欢他的女孩子都可以从我们家排到楼下了,哪还轮得到你?”

    肖泽凯拧了把严洛的大腿,示意对方不要这么冲动,他从中斡旋,“小骆,我们知道你爱天天,只是,你真的有本事让他跟着你?在这个异性恋的社会里,你们想要长相厮守下去并不容易,我和天天爸爸也是历经了千辛万苦再走到一起。况且,你的公司才刚上市,一旦你们两的关系被外界知道了,这将会对你的事业有很大的影响。到时候,在事业和爱情之间,你又该如何抉择?”

    骆新语气陈恳,“这一点请两位叔叔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对严钧宇的感情永远不会变。即便他无法坚持下去,我也会鼓励他,我会拉着他的手走到最后一刻。”

    严洛不屑地勾唇,“年轻人,说得好听没用,我们可是要看你的实际行动的。”

    骆新眼神坚定,“我一定会的。”

    “我回来啦!老爸,舅舅,看我给你们买了什么?”

    紧闭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严钧宇“蹭蹭蹭”地跑进屋里客厅,一看客厅的这个阵势,有点摸不清楚状况,“骆新,你怎么来了?”

    “儿子,来,”严洛朝严钧宇招招手,“正好大家都在,那就让骆新在这里把话说清楚吧。”

    严钧宇把手里的购物袋放到桌子上,奇怪地问道,“什么说清楚?”

    肖泽凯口吻淡淡,“骆新说要让我们把你交给他。”

    “啥?”严钧宇登时傻住了,他呆呆地看了看一脸表情严肃的严洛还有微笑着的肖泽凯,最后把目光落到骆新的脸上,上前几步把对方拉进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你在做什么啊?我和你怎么可能……唔……”还没说完,一个熟悉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严钧宇只觉得一个温热的东西含住了自己的唇,眼前那张俊脸颓然放大,他的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

    严钧宇被骆新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懵了,这个一贯老练沉稳,只会像个保姆一样照顾着自己衣食起居的男人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太诡异了。

    湿热的舌尖在自己的唇瓣上轻舔了一下,骆新没有深入,而是浅尝即止。他松开口,看着严钧宇瞬间发红和发烫的脸,声音淡淡,“严钧宇,我爱你。”

    唇间带着骆新清爽的味道,严钧宇有些不知所措地把眼神瞄到一边,“可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怎么可以……”

    骆新轻柔地扳过严钧宇的头,俯视着对方目光闪烁的双眸,“你爸爸和舅舅不也结成夫夫了么?”

    多年的好朋友突然向自己告白,这让严钧宇好不适应,他害羞地偏过头,“我知道啦,可他们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严钧宇,我只想知道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严钧宇有些错乱,“我,我不知道……”

    骆新循循引导,“那你有没有讨厌我吻你?”

    “这个……”严钧宇微微垂眼,细细回想着刚才那个吻,轻轻的,柔柔的。虽然和女孩子柔软的唇不一样,不过感觉似乎也不错,“不讨厌。”

    “那就好,”骆新松了口气,把对方的头枕在自己的胸口,想不到那个一贯炸毛别扭的家伙竟然这么乖,看来,他是被自己吃定了。

    悠悠勾唇,骆新低沉的声音缓缓荡漾,“严钧宇,或许你现在还有点不适应,但是,如果你不讨厌我对你这样做,就证明你对我是由的感觉。我不会勉强你,只要你愿你接受我,我们可以慢慢来。”

    想想这个男人对自己真的不错,自己在美国留学的五年里,都是由他照顾着,没了他,或许自己早就饿死了。再说,这个男人什么都好,自己就算真的跟了他也不会吃亏,这样想着,严钧宇答应道,“那就试试吧。”

    骆新点点头,“好,那我们明天就回洛杉矶结婚吧。”

    严钧宇猛地清醒过来,“不是吧,这么快,老子还没有享受恋爱的过程呢,不行,老子才不要这么年轻就被你套牢!”

    “先结婚后恋爱也不错啊,”房门被人打开了,肖泽凯满面笑容地走了进来,拉过严钧宇,到走廊里小声说道,“傻孩子,小骆他这么优秀,喜欢他的女孩子肯定一大把,要是你不早点把他套牢,到时候被别人捷足先登那你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严钧宇嘀咕道,“可是,这也太快了吧。”

    “不快,结了婚以后,他就会对你百依百顺,比以前对你更好。”

    “这个……”严钧宇皱着眉头想了想,有些不情愿地说道,“那好吧。”

    第二天,严钧宇和骆新搭乘最早的一班飞机飞往了洛杉矶。

    “我们就这样便宜了那个小子,最主要的是,咱们的宝贝还是被压的那个,你说,我们是不是亏了?”

    严洛枕在肖泽凯的怀里,把玩着对方胸前的两点粉红,沙哑的声音带着激情过后情/欲。

    肖泽凯“扑哧”一声笑了起来,“都已经这样了,又有什么办法?只要天天愿意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说到被压,我不是也被你压了那么多年了,我有一句怨言么?”

    严洛一下子坐正,“难不成,你想反攻?”

    肖泽凯一本正经,“俗话说,不想反攻的小受不是好小受,扮演了这么多年的夫妻角色,也该是时候转换一下了。”

    严洛邪魅地笑道,“只要你有本事压得到我,我一定奉陪到底。”

    “那我们现在就试试。”

    肖泽凯一下子扑到了严洛身上,却被对方一个眼明手快压到了身下,“宝贝,你还是乖乖躺着享受吧,体力活就让我来干吧。”

    “喂,不带这样赖皮的……才做过怎么又要?你手摸哪里啊……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