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你离开我的时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上海啊上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上海的冬天漫长得生生霸占了四季的一半,已是二月末了,料料峭峭的寒风并没有丝毫要收敛的样子,依然张牙舞爪、一片肆虐,让这个偌大的城市越发显得不近人情了,尽管如此,每年依然有数百万的外地人如狂潮一般涌入上海,他们怀着十万分虔诚的心和无比炽热的梦想踏上这个遍地黄金的土地。

    “遍地黄金。”

    不知这句话是怎么传遍全国的,如果你在大路上拦下一个上海人,用一口青苹果般生涩的普通话向他求证一下,他大约会皱一皱眉头,行色匆匆地继续往前走,别过头带着一口浓郁的上海味道回答。

    “侬听谁说的呀,全是胡说八道!”

    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大概是听不懂的。上海话与普通话相去甚远,有着老上海特有的年代感和四通八达的相融感。其腔调名曰滑稽腔,说者语调轻飘飘、软绵绵地却又仿佛连珠炮一般,“砰砰砰”一股脑全都吐出来了,若非生于长于此的人,饶是多少年也是听不分明、学不利索的。

    最有趣的莫过于大街或者地铁上听两位上海阿姨谈笑风生,你一言我一语,仿佛除夕夜的炮仗一般噼里啪啦,又似惊涛拍岸的大海,跌宕起伏、险象环生,听得懂的自然不觉有异,只可怜那些异乡人仿佛身处天空之巅,一片云里来雾里去的。

    上海,又名“魔都”,是魔力的魔,是魔法的魔,亦是魔鬼的魔。

    白昼里,高楼林立,人来人往。一环二环三环外环公路,环环相扣,四通八达,沟通了上海的每一寸土地;地铁一号线到十三号线穿梭在城市的腹地,就像人体内的血管一样传输着“氧气”;一大会址、孙中山故居、南京东路、东方明珠、世博园...是文化和金融中心更是党的发源地。

    入夜了,天幕拉得低低的,却是星星点点都看不见的,城市的霓虹如同布纺的燃料将整个天空染得五彩斑斓;大大小小、纵横交织的道路两旁璀璨的路灯衬得整片天越发明亮了,从高处俯瞰宛如整个银河一般。上海是没有夜的,灯红酒绿,觥筹交错,引得无数年轻男女沉醉其中,难以自拔。

    上海是温暖的,儿童中心、社区医疗、舒缓病房,它的关注从人呱呱坠地到魂归混沌。

    上海是薄凉的,外地户口、外出务工、外地入学,在上海总有一种人叫外地人。

    “旅客您好,我们的飞机即将降落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室外温度10℃,天气阴,请您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系紧安全带……”

    飞机的广播猝不及防地响起来,惊得诺诺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四下里张望了几下连显示屏上的几个红色大字也看不分明,她将一只手手伸下探进包里一阵胡乱地摸索好不容易分辨出眼镜盒,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突破重重阻碍掏了出来,许是包塞得有些鼓囊了,勒得她的右手手背红红的一片,她并不在意,取出眼镜架在鼻梁上,视线顿时一片开朗。

    她扶了扶镜框,扭头,视线透过小圆窗向下,只见她乘坐的飞机正直直地穿破棉花糖一般的云层,一点一点地靠近一方方如豆腐般大小的绿油油的土地,准备来个亲密地接吻。

    越来越来近了,一块块农田,也逐渐恢复了它应有的规模,飞机一扫而过的气流引得田里不知名的植物也随之摇摆,一层层绿色的波浪起起伏伏。

    “轰”一阵强烈的震感,诺诺感到自己的身子微微抬起又重重落下,稳稳坐到弹力十足的坐垫上倒也不觉得疼。飞机还在跑道上快速滑行,广播悠扬地响起。

    “旅客您好,欢迎来到上海……”

    诺诺嘴角轻扬,微微一笑,在心里默念。

    “数月不见,你好上海”。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chaptererror;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