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阎王重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毛小毛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秦小毛二十岁的生日是在海边的一个餐厅举行的,吹完蜡烛切蛋糕的时候,温馨笑眯眯的凑到他面前,眼神灼灼的盯着他的眼睛问他刚才许的什么愿。

    秦小毛撇嘴,“许了也是白许,反正都不会实现。”

    “你想谈恋爱?”

    秦小毛皱眉,“妈,您知道就知道,何必一定要说出来呢?”

    温馨笑眯了眼,”你都二十岁了,想谈恋爱不是很正常吗?不想谈才有问题呢。“

    秦小毛狠狠咬了一口蛋糕,”可我姑姑说了,我不能走我爸的老路,跟凡人结婚生子。“

    温馨收敛了笑容,扭头向秦炎看过去,问,”你怎么说?“

    秦炎耸耸肩,”我无所谓。“

    ”看吧,你爸都不限制你,那又何必听你姑姑的?“人活一世,总要尝试过才会觉得美好呢。

    小毛将蛋糕放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可问题是,我喜欢的那个姑娘到现在还没出现呢。“

    ”切,“秦炎满脸鄙夷的看着他,”你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吗?难道不是都喜欢?“

    ”哪有?“

    ”还敢说没有?你每次见到我们隔壁房间的那姑娘就冲人家抛眉眼。“

    秦小毛红了脸,很想说,那是她在跟我抛媚眼,然而出口的话却变成了一句气话,”我不跟你说,你不讲理。哼!“

    小毛愤愤起身,大步向餐厅外的沙滩走过去。

    ”啊......“

    因为走的太急,在门口出去时不小心碰到一位要进来的姑娘,在对方惯性的惊呼中,小毛伸手将她倾斜的身体给拉住。

    ”对不起......“

    女孩站稳身体后,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不露痕迹的将胳膊从小毛手中挣脱,淡淡的回了句,“没关系。”

    秦小毛抱歉的笑了笑,扭头离开,继续向不远处的沙滩走去。

    女孩皱眉望着小毛的背影,总感觉这张脸自己似曾相识。

    “秦士垚?”

    小毛停下脚步,诧异的扭头望回去,“你认识我?”

    女孩的神情和眼神已没了刚刚的排斥和生疏,取而代之的是惊喜和意外,她向着他站的位置大步跑过去,“你真的是秦士垚?”

    秦小毛盯着对方的眉眼和漂亮的卷发足足看了两分钟,才如梦初醒般的脱口而出道,“你是孙茗薇?”

    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对面男孩的口中吐出来,孙茗薇立刻绽放出世界上最灿烂迷人的笑脸,“原来你还记得我。”

    刚刚还在心中腹诽秦炎的秦小毛,现在却很想握着他爹的手说谢谢,要不是他刚才嘲弄他,那他就不会气急败坏的跑出来,而如果他不跑出来,也就不可能碰到自己幼年时的漂亮小女友。

    后来,秦小毛很没骨气的跟着孙茗薇跑了,就连告别都没面对面跟他爹妈说,只是轻描淡写的给温馨发了条信息,“妈,我愿望实现了,不给你和我爸当电灯泡了。再见!”

    后来,秦小毛才知道,孙茗薇这次从国外回来就是找他的。她先是回了苏扬市,几经转折却很失望的打听到,秦士垚一家十几年前就已经搬走了,至于搬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她本来都已经绝望了,打算就此离开回家去。但临行前竟然鬼使神差的跑到海南来。

    来的时候她倒并没想着是散心还是什么的,只觉得自己应该到这里来看一看海,至于为什么要看海?她本人其实也并不是特别清楚。

    直到那天意外碰到了秦小毛!

    孙茗薇以为,她和秦士垚的缘分就是上天注定的,分别十几年还能以这样被她称之为浪漫的方式见面,不相爱岂不是会天打雷劈?

    后来,他们俩迅速坠入爱河,并且以一种甜蜜到能呴死人的程度恋爱着。

    然而,上天似乎很喜欢玩弄人,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让他们相遇,给了希望,却又让他们绝望。

    秦小毛每每回想起他与孙茗薇之间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他都会抬头愤恨的望向天。那眼神就差要把头顶的这片天给戳个血窟窿了--前提是上天有血肉之躯。

    他和孙茗薇在一起的一年后,那天,他出门买东西,孙茗薇站在院子里看房东修剪花草,她转身给了他一个飞吻,并且笑颜如花的叮嘱他早些回来。

    然而,等他回来后见到的却是孙茗薇的尸体。

    他当时完全惊呆了,惊愕的双眼中除了孙茗薇那张惨白的脸,再也看不到其它东西了。

    孙茗薇是为了救人而死的。

    老房东正在院子里修剪花草,突然看到不远处跑来一个人,后面还有其它人断断续续的喊着抓小偷。老房东没有多想就见义勇为的冲了过去,妄图以自己将近七十岁的身体来拦住那名惊慌失措的年轻小偷。

    孙茗薇当时也在院子里,她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家过去拦小偷,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小偷推倒,然后又看到他抱住小偷的一条腿,死都不撒手。

    小偷狗急跳墙的从怀里掏出一把刀。这时候,孙茗薇的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年轻的热血被老人的行为感染了,激荡了。她“唰唰唰”几步跑过去,双手及时的捉住了小偷那拿着刀的,即将刺向老人后背的那只手。

    可她毕竟只是一个弱女人,就算有老人帮忙,而她仍旧不是壮年小偷的对手。在抢夺刀的过程中,小偷失手将它刺向了孙茗薇的胸口处,那里,原本有一颗火热的、跳动着的心脏。

    小毛已经不记得自己后来是怎么通知的孙茗薇父母,也不记得她的尸体是如何活化的,更加不记得葬礼怎么举行的。他只知道,他拉着她的魂魄,死都不想让自己离开她。

    孙茗薇的魂魄陪着小毛度过了两年才离开,还是老判官答应了他,等她投胎后,肯定会将那户人家指给他。

    后来,孙茗薇出生时,小毛去了。

    他流着泪看着那户人家抱着一个粉粉嫩嫩的女婴从他身边走过去,他又笑着看着她健康的长到五、六岁。

    只是,她却再也不记得他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