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师兄实在太无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洗花、葬花、不捧洗脚水(求收藏求投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末世时,天下原本是魔的天下。



    后来,宇宙灵气复苏,百妖觉醒、紫星临空,动植物开始变异,各种武学跟仙术重新现世。



    人学会了修行,天下就是人、魔、妖共掌了。



    九州大陆,悬空山巅,大状峰。



    一位风姿绰约,秀色掩今古的女子,负手而立,仰望夜空。



    在其身后,十万身着盔甲战士,整齐半跪在地,似在等待什么命令。



    只见一老者,着九龙袍,滚金袖口,高贵至极,脚踏七色云彩至峰顶。



    ~



    “老朽见过圣女,不知圣女来到大状峰是否有案件要委托?”



    那女子转过身望着老者,老者心中不由一阵暗赞:



    “真不愧是魔族圣女,俏丽胜过三春之桃,清素高若九秋之菊。”



    女子轻轻一作揖,若黄莺出谷般声道:



    “欧阳大状请了,小女子张蓉是魔族第十五代圣女,我族光明顶,被我小妹张芙占据不肯般离去,所以要委托欧阳大状替我向“评事院”提出评事请求。”



    “评事院”是灵气复苏后,人、妖、魔间买卖、租赁、借贷、赠与、经济、商业…等私权纷争的协调中立单位。



    数百年来,“评事院”树立了公正不阿的良好声誉。



    “评事院”的赏善罚恶令更是威名宇内溢于宙外。



    ~~



    欧阳大状听毕,轻轻一叹气,果然是这棘手的案子。



    光明顶是魔族圣地,小圣女张芙占据不肯般离,是为正统之争,族长之争。



    现任魔族族长张李花,也就是两个圣女的母亲,听说得失智症,丢了屠龙刀。



    因此两个圣女正在争夺光明顶的使用居住权。



    小圣女张芙已经委托必胜山庄的“必胜大状”慕容谦。



    所以大圣女找到自己一点也不奇怪,谁让自己是号称无敌的“无敌大状”呢?



    如果不接受大圣女的委托,那山下十万魔战士,恐怕会踏平自己的大状峰。



    如果接受了委托,打赢了小圣女,小圣女的死忠战士,恐怕也会来踏平自己的大状峰。



    并且听说小圣女更是蛮横无理。



    赢也好输也罢,自己这个大状峰都会被踏平,因此这个案子绝对不能接。



    幸好欧阳大状是个老狐狸,他早就想到了保命的好方法。



    只听他开口道:“圣女,是否有证据证明,张族长将光明顶的产权交给妳?”



    圣女张蓉由怀中取出二物:“大状请看,这是光明顶的房产证跟土地证。”



    欧阳大状接了过来说:“圣女还没有去换成不动产证,想来张教主在十年前就已经将光明顶登记给圣女了。”



    “是的,我母亲十年前就已经准备让我接任魔族族长,不过镇族至宝屠龙刀,却离奇不知所踪,而母亲的智力却日渐衰落。所以我小妹张芙不肯离开光明顶去自己的封地就蕃。”



    “圣女手上有房产证,所以赢面还是比较高的。只是老朽年龄比你母亲张族长还大。在江湖中虽仍有虚名,但脑袋真的已经不好使了。”



    “莫非欧阳大状不想接我这个案子?“圣女语气虽然轻柔,但是百里清晰可听。”



    十万战士宝剑出鞘,铿锵之声震撼群山。



    一时间,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十万战士,二十万颗黑白分明且锐不可当的眼珠都望向欧阳大状。



    ~



    “不不不,圣女误会了,老朽虽然力不从心,但是老朽有个大徒弟。是我二十三年来精心培养的传承,他出道至今,只求一败。圣女这个案子委托给他,一定妥稳。”



    通常圣女都是很单纯的,不太通晓人间险恶,所以她心想,无敌大状推荐的求败神话,应该可以信任。



    “哦,大状有此佳徒?不知他人在何处。我需要对他细细讲解这个案情吗?”



    “不用、不用,案情老朽会跟他说明。他已经在魔都里开了一间事务所,现在饭后正在河边赏花,圣女请看看我这求败首徒,可否担此大任?”



    欧阳大状二话不说,立刻画出一个结界,结界内有一个立体投影。投影内,正是欧阳大状的大徒弟江直树。



    他一袭白衣,鼻正唇薄,英挺剑眉。



    黑眸蕴藏着锐利,在月光下,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



    那颀长纤细的身材,黑亮垂直的秀发,宛若黑夜中的鹰,但又风姿特秀,爽朗清举。



    月光,清寒,满树繁花!



    他正在小溪边,看着孤独的风过花庭,吹落寂寞。



    花随风落,又不禁留恋,于是满天飞舞,只见凄美。



    他把掉落溪水中的花朵,一片一片捡起来,并且将花朵洗干净装在洁白的绢袋里,拿土埋上。



    他洗花时的笑容真好看,像春天的花一样,能把所有的烦恼,所有的忧愁统统都吹散。



    结界外的圣女还有十万魔战士,全部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他的笑容,他笑的太有吸引力了。



    突然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圣女还有十万万魔战士的心也随之一沉。



    “他为什么叹气?他难过什么?我能帮他什么呢?”



    只见江直树一片片的把花朵放进绢袋中,语调虽然平淡,却让人感到悲戚地念道: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多悲伤的词啊!



    那么年轻的美少男,人生应该充满着无限憧憬和期望才对呀!



    内心居然竟想着,今天他葬花,人家笑他痴,那么以后葬他的人,又是谁呢?



    圣女还有十万魔战士沉默。



    战士们不由得都想到了自己伤心的事情,眼眶中含着泪水。



    欧阳大状慢慢地把结界撤掉,慢慢地合上,但是结界那方,还传出扣人心弦的歌声。



    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



    随着歌声响起,再也忍不住了,十万战士的泪,轻轻静静地滴了下来。



    圣女也用她的手帕,偷偷的把泪拭去。



    欧阳大状直到大家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后,才对圣女说:



    “圣女也看到了。此子才情甚高,然天妒英才,身子不太好。接下这个案子后,如果撑不过全案终结的话,也请圣女不要怪他。”



    是啊,多么标致的一个男人啊,可却有着柔弱的葬花之心,这怎能让人怪得起。



    圣女道:“大状,你要让他好好注意身体,他尽力即可。如果身体真的不行,也不要勉强打到最后,我会另外选人替代上去的。”



    “老朽定会传达圣女的关心之情。”



    圣女挥一挥手,两个仆人扛了一箱黄金上来,说:



    “这个是服务费,赢的话,还会奉上更丰厚的后谢”



    魔族出手果然大方。



    “老朽会将服务费转交给徒儿的,第一次开完庭后,圣女可以直接去徒儿在魔都的办公室讨论后续案情。”



    欧阳大状将江直树的名片给了圣女。



    “圣女来的正好,今天正是老朽金盆洗手之日。”



    “悬空山,大状峰,将要封山十年。”



    “十年?会不会长了些呢?”圣女有些好奇问。



    “不长,须以天地灵气,洗濯我五十年来在凡尘沾染的污秽。”



    “魔族两大圣女之战,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躲十年都不知道够不够。”欧阳大状心想。



    “如此不打扰大状了,第一次开庭后我就直接去找江大状。”



    魔族来时迅速,退的时候也井然有序。



    欧阳大状看到魔族退去后,静静的点起一根烟,他应该有三十年没有抽烟了。



    江直树的父亲与他是世交,六岁的时候把直树带来后,便去深山名泽寻找各种洗髓易筋的良药,寄给欧阳大状,希望能改变江直树的命运。



    他们两个都知道,直树的体质是活不过二十岁的,但是奇迹一年一年的发生,江直树今年二十三岁了。



    这是极限了,他的身体或者还可以再使用一百年,但是他的灵气已经耗竭。



    随时都会油尽灯枯。



    江直树跟着欧阳大状学习,已经十多年了。



    他毕生的愿望就是能够到“评事院”正正式式的开一次庭。



    所以这次欧阳大状介绍光明顶的这个案子,一方面希望自己待如子侄的大徒弟,临死前能完成心愿,一方面也让自己从这个大风暴中脱身。



    ~~



    早上江直树在“评事院”外吃了一碗豆浆配一根油条。



    六岁以后每天早上他都是这样的吃,他一直是个有规律的男人。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他这一生,终于能死得其所。



    他很高兴,也很紧张,一颗心扑通扑通扑通的跳,每分钟已经超过了二百三十下。



    他走进了“评事院”



    ~~



    “江大律师,你对被告方提出的这份医疗报告书有什么意见?”穿着蓝领黑色长袍的评事,沉稳又温柔地望着江直树说。



    “………”



    “江大律师?”评事再轻问。



    江直树的心跳急速跳动,快枯竭的一丝灵气也在溃散中。



    就在他即将元神俱灭、魂飞魄散的同时,一股浩瀚无比的灵气,跳脫时空的制約,直冲江直树而來。



    剎那间这股灵气与他的脑识相叠合,已然你侬我侬,密不可分矣!



    只見江直树吞下胸口一团本来要喷出的血,一团黑后,仿佛电脑重启,又睁开了眼。



    从昏迷中悠悠醒转,江直树只觉得全身疼痛,骨头仿佛都断了一般。



    看了一看四周,奇怪的摆设,奇怪的服饰,不过应该是与地球灵气复苏后的“评事院”一样的地方。



    ~



    “嗯,我穿越了。”



    这句话也代表着江直树的脑袋产生了一段新的记忆。



    脑中两股记忆有些混乱,但是正在快速的融合中。



    新生的江直树一点都不紧张,他有着九十多年看网络小说的经验。



    是的,穿越者在地球也叫江直树。



    原是世界排名第一事务所的首席大律师,又兼好几间著名大学的荣誉教授,写的著作都是不可撼动的教科书。



    今天刚好满一百岁生日,宾客满堂,世界所有的高高高层聚集祝贺。



    然后,身体硬朗无比的他,在一个小美女拿着一个小蛋糕上吹了一根小蜡烛,闭上眼睛,许下再回到二十三岁的愿望。



    接着,睁开他那双深邃迷人的大眼睛时,人就变到在这奇怪的“评事院”大殿上了。



    “呵呵,真穿越了!网络小说诚不骗人也!”



    “江大律师?”评事的语气已经有点不耐。



    这是什么案子啊?



    重生的江直树记忆还没整合完全,现在还是懵的。



    不过超级大律师的本能反应,江直树立刻说:



    “我反对,反对这份医疗报告,因为全是番邦文字,我看不懂,也不可以当成证据。”



    评事好奇的问:“江大律师,这份医疗报告,是国际知名美都医院的医疗报告,有权威性,这些简单的番邦文你看不懂?”



    对方苏大律师愤而站起来说:“Dememtia,失智,你看不懂?”



    “很抱歉,我只学过Thisisabook,thatisanapple,还真不懂D…啥的。”



    “是aapple”苏大律师立刻说。



    “啥?评事大人明鉴,这个苏大状的英文比我还烂。他怎会看懂这份医疗报告书呢?”



    “………”美丽的评事射出杀人的眼光看着苏大律师。



    律师的脸都被这家伙丢光了,a还是an都不会用。



    “Apple的第一个是元音,所以前面要用an,知道了吗?苏大律师!”评事露出如贝般的牙齿,轻吐着樱桃般的小嘴,行使阐明权。



    “啥是元音?”苏大律师脑袋一头雾水。



    此刻!



    评事动了!



    动作很小!



    只是轻轻抬手,右手像是有磁力般的把苏大状瘦弱左脚吸过来,一下就攥住了脚腕,然后直接提起,就像摔死狗一样将其狠狠摔在地上!



    轰!



    轰!



    轰!



    连摔三下。



    每摔一下还骂一声。



    不读书!不读书!让你不读书!



    三声巨响!



    地面上直接被苏大律师的身体砸了一个凹坑!



    尘土四起!



    最后再把苏大律师的残躯往空中一抛。



    “碰!”



    评事伸出纤纤玉指,化指为掌,轻轻一击,然全场感到无匹的掌力如惊涛拍岸一般,夹带着宏伟火焰气息,直袭苏大状。



    苏大状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当然也没什么好逃,已经被打成稀巴烂了。



    只见,苏大状全身燃烧爆破,顿时灰飞烟灭,死的无声无息。



    台下旁听席众人,惊叹地吶喊出:“竟是失传五百年的浑元霹雳火焰掌!”



    ~~~~



    作者拜泣:



    新人新书求支持。



    码字速度不快,但是每天一定会码,也一定努力往精品迈进。



    所以如果字数不够,也请收藏后,找个黄道吉日,再慢慢的啃。



    当然,如果写得还可以的话,请推荐一下,并且可以考虑投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