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师兄实在太无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0章 酒内有毒(哭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小师妹欧阳倩从小就被管管的很严。



    被送往天山至尊门学仙术后,更是很少外界往来。



    西式自助餐的方式(buffet)对他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事情,菜式丰富且多样,而且食物是这么的好吃。



    不过江直树很有经验。



    第一次吃buffet时,很容易控制不住而把胃吃得太胀了。



    到时候胃酸过多还是小事,如果胃食道逆流的话,那就很不舒服了。



    所以说虽然他左手边还跟着醉姬赌气或者说撒着娇。



    不过右手旁还是很注意自己这个不经世事的小师妹欧阳倩。



    不可以让她吃得太多。



    江直树像管家般的紧盯小师妹兴高采烈去拿的食物,口中念念叨叨的告诉欧阳倩要适量取餐。



    “什么时候大师兄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一句话反复三四遍。”小师妹一头雾水。



    其实男人在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会变得十分唠叨,爱情总是会让一个人变得不一样,男人讨厌唠叨却又会变得唠叨。



    所以男人如果唠唠叨叨总是和你說:



    “有空了就要和我聊天和视频”,



    那么不要嫌弃他啰嗦,这些唠叨和啰嗦中,都带着他对妳的想念,所以,学会回应。



    当欧阳倩夹了任何可能危害肠胃的食物,那些食物就神奇的自动消失在她的盘里。



    “厚!你不要拿我的麻辣鱼片拉!要吃你不会自己去夹吗?”



    “还我的糖油粑粑拉!你干嘛?”



    “我的辣子鸡……”



    “不要拿我的干锅肥肠阿,快还我……”



    眼看着盘里的美食一道道被大师兄摸走,欧阳倩的心正淌着血。



    “麻辣鱼片是炸的,不适合妳。”



    “糖油粑粑是糯米做的,不好消化。”



    “辣子鸡太辣了,而且油腻,妳不能吃。”



    “干锅肥肠妳也拿!这能消化吗?待会胃痛怎么办?”



    欧阳倩从来没有想过,吃饭的时候会有一只小蜜蜂在耳边嗡嗡嗡不停的叫。



    “叫到我烦就算了,还将我嘴馋想吃的东西,一股脑儿全搜刮走,完全挑战我的理智线。”



    “再继续忍你,老娘就跟你姓。”小师妹欧阳倩暗暗思忖。



    她夹住仅存的一块毛血旺,打死不让江直树拿走。



    “拜托拉!一口就好!!”欧阳倩坚持不退。



    他们两个夹著那块毛血旺,互不退让,在餐桌上你争我夺。



    .



    欧阳倩刚吃两口,舞台上主持人正在起哄,邀请一些大家一起上台跳舞。



    江直树二话不说,拉着欧阳倩,就往舞台上冲去。



    “我的妈呀,我完全不会跳舞,你……你到底在干嘛?坑给我跳吗?”



    一位帅气的服务员,从江直树的手中接起了欧阳倩,而江直树则挽著身旁一位着紫色蕾丝长裙的女服务员跳舞。



    舞台瞬间被五十几人占满了,音乐响起,小师妹欧阳倩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喧哗的舞池中,处处摆满盛开的粉红玫瑰和香水百合,及无数亮丽的缎带。



    在华丽吊灯放射的光束下,身着贴身衣服的服务员穿梭于人群间递酒送点心,并和女宾客们谈天说笑。



    欧阳倩安安静静地伫立,目光飘向聚在贵客云集的大厅中央,感觉有种不知所措的错愕与忐忑。



    天哪!虽然气氛极为热闹,但个个衣着光鲜高雅,看得她头冒金星,眼花撩乱,觉得四周的空气愈来愈是炙热。



    突然间,那帅气的服务员說:



    “漂亮的女孩,我叫汤姆,我可以带着你跳这一段跳舞吗?”



    “大师兄真是过分,就这样把我交给了别人?”



    一个陌生人!



    欧阳倩吓得差一点惊跳起来,心跳霎时狂乱,两条腿也开始发软。



    “我不会跳舞。”她着急地对汤姆说。



    “哦,妳不会跳舞?!倒看不出来…”



    汤姆是混血儿,不可思议的好看面貌配上优雅从容的舉止,欧阳倩脸红了。



    但是仍然情不自禁细细观察那张吸引人的俊脸。



    “不过世上再也没有比和美女共度更愉快的事了,即使不跳舞,咱们坐着聊天也可以。”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拂过欧阳倩的手腕,她浑身立刻一阵紧绷,他令她紧张极了。



    .



    不过其实欧阳倩的目光一直偷瞄江直树與那紫色蕾丝长裙女郎,兩人从容而舞,形舒意广。



    他俩的舞步,是那样的雍容不迫,踏著有节拍的步调,就像有韵律的诗歌一样。



    雙方像是来又像是往,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而流畅,手眼身法都应着音樂。



    江直树的手搂着女郎的细腰,她有种莫名的生氣感。



    虽然欧阳倩也偷偷望着汤姆那俊俏的脸庞,



    “但是我可没有跟一个陌生的男人搂的那么紧啊。”



    她似乎有些赌气著对着汤姆说:



    “我不会,你教我好吗?”



    “好啊,我教你跳吉鲁巴,它是社交场合最常跳的舞步,一种十分放松自由的舞蹈,你跟着我移动就可以了,不要紧张。”



    能不紧张吗?欧阳倩的身体都是僵硬的。



    他让她的左手摆在他的肩上,他的右手搂住欧阳倩的腰。



    她觉得有点痒,想笑不过忍住了。



    “我们跳6步的吉鲁巴,比较适合初学者。”



    “哦。”



    欧阳倩没有问,除了6步还有幾步?



    她觉得2步不是刚刚好吗?



    他进一步,我退一步。



    不过欧阳倩还没有把这愚蠢的想法说出来之前,汤姆就先说了。



    “还有一种8步,较有精神、变化较多,脚步也須比較轻盈活泼。”



    “哦。”她除了这个字之外,也想不出来该回答什么。



    “其实你不用去太考虑舞步,我左脚前进一步,你右脚后退一步,當我手拉高你的手時,你就转一个圈就可以了。这个舞步主要是男生带着女生跳。”



    “我就说嘛,明明就是两步,一定要搞六步,没那么复杂嘛!”欧阳倩暗自思忖。



    “我前进或后退的节奏会跟着音乐的节拍。”



    “还好我的节拍感是不错的。”



    “Ok我们开始。”



    不要吧,欧阳倩还是很想逃离这个舞台。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也没得到的允许,就把她的左手放在他的肩上,他的右手搂住她的腰。



    这就开始动了?!



    然后就听到他的惨叫声。



    他进一步,欧阳倩也进一步。



    欧阳倩那一步跟踩蟑螂一样很用力的,不是用脚尖,而是脚跟與脚尖,一起发力。



    他痛得欧阳倩尴尬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时。



    江直树突然把那紫色蕾丝长裙女郎的手交给了汤姆。



    说了一声:“交换舞伴。”



    就从汤姆的手上接回了小师妹欧阳倩。



    欧阳倩似乎还可以看到汤姆脸上如释重担的欣喜感觉。



    “我真有跳得那么差吗?不过踩他一脚而已。”欧阳倩一脸无辜。



    .



    出乎欧阳倩意料之外的,江直树居然没有趁机嘲笑她。



    而且动作十分的温柔。



    很轻柔的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肩上,他放在欧阳倩腰上的手,也十分温和而不强烈。



    “我进一步你就退一步。”



    他江直树的声音在欧阳倩耳边轻轻响起,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吐气。



    他跟她贴得这么近,她的毛细孔都能聞到他的体味。



    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味吗?



    幸好舞台的灯光是暗的,不然清楚可见欧阳倩的脸是红的。



    比起汤姆,大师兄江直树的手有相当的引导力。



    欧阳倩也不太会说那种感觉,因为她也没有那种经验,这可算是欧阳倩第一次跳舞。



    喔,刚刚跟汤姆跳的那次不算。



    刚刚是踩人,不是跳舞。



    大师兄江直树的手带着一股暗劲,她能感觉到他要她前进时轻轻地往前推的感觉。



    而且大师兄脚的忍耐力也比汤姆高出很多,不是一个层级的。



    踩了好几下,也没听他发出什么声音。



    同手同脚几次以后,欧阳倩发现这个舞蹈还真不是很难。



    跟着音乐的节奏,江直树往前一步欧阳倩就退一步。



    有时候他会连续往前两步,那么她就退两步。



    他手一拉高,她就转个圆圈。



    欧阳倩尝试着连转三个圈圈,想不到江直树也能配合。



    “真是孺子可教!我这个大师兄就是这么样的与众不同!”小师妹暗自称赞。



    “我不知道我的舞姿好不好看,我也不记得那音乐美不美妙。”



    “但是我记得我是带着喜悦的感情在跳舞的。”



    小师妹欧阳倩多年以后都一直记着这件事情。



    .



    此时台上的人,无论武林高手还是一般的服务员,突然一个一个倒下。



    连惊呼的声音都来不及。



    台下及餐桌上的人也都倒成一片。



    武林盟主东方别鶴突然大喊。



    “酒内有毒,是十香软筋散!”



    少林寺主持空空大师,也立刻喝道:



    “大家千万不要运气!”



    这是江直树所听到的最后两句话。



    然后他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



    作者用力泣求:



    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可以写下去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