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师兄实在太无敌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章? 荐谁丢了屠龙刀? (哭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书架管理
    “小师妹,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听完这句话,江直树说就放心了。



    小师妹的个天真活泼,虽然说是聪明伶俐。



    但是从小都不会对自己耍心机,如果说这件事他都知道,或者是策划的话。



    那他可真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何人可以相信?



    “小师妹,醉姬跟袁湘琴呢?”



    他问出了他心中最担心的问题,江直树本来想第个就问这个问题,可是又怕小时师妹吃醋。



    “他们两个都没事,你不用紧张,不过师傅还把他们俩关在醉仙楼里,用来牵制光明顶上的魔教圣女。”



    江直树一听就要冲出屋子。



    欧阳倩急忙拦着。



    “大师兄,外面有玄冥二老守着,他俩的功夫,不在少林寺方丈之下,而且72洞洞主及36岛主并不听我的指挥,所以,我们从长计议好吗?”



    江直树看着小师妹手足无措的样子,心中多有不忍,而且醉姬跟袁湘眼下应该暂时没事。



    跟小师妹聊聊天吧,放松放松她的心,其实他们这些人,杀来杀去也不关我什么事。



    “小师妹啊,你师妹为什么要消灭九大门派跟魔族呢?



    “我不知道,师傅从来没有跟我讲这些。铁道长,你跟大师兄报告一下。”



    铁道长犹豫了一下。



    欧阳倩生气说:“所有的人都被你抓来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江大律师,你应该知道,天山至尊门是属于仙门,一直是天下各族的共主。”



    “哦,原来如此,江直树现在才略微搞懂这个灵气复苏新世界的势力范围。”



    “这几年天下纷纷扰扰,人、魔、怪各族吸取了一些天地间的灵气,纷纷运用在自己所学的武学之内,使得天下越来越不太平,而且对于仙门的领导也越越来越不遵从。”



    “武学跟仙术的差异也只在于灵气得多寡?人类获得了灵气,不服仙门的领导是可以想象的。”江直树点头称是。



    “四处反贼四起,尤以人族之九大门派及魔族之明教为主。魔族以教领族,所以教主也是他们的族长,向心力跟战斗力都相当的强大,仙门的领地已经有一半的部分被他们占领。”



    江直树这下子总算是弄清楚了事的来龙去脉。



    “这几年魔教的势力扩展得相当的快,仙门在各地都吃了不少的败仗。而人族的九大门派又不听领导,各自为政。连尊主一手扶持的武林盟主东方别鹤,都与魔教的小妖女方张芙勾勾搭搭,对尊主的命令,奉阳违。”



    “不过铁道长这件事跟我实在是没什么关系,我可不可以带着我的小师妹,回到我的小事务所,好好经营我的事业?”



    铁道长无语许久,叹了好几口气,仍是不说话。



    小师妹急了说道。



    “铁叔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直接说说出来吧。”



    铁道长又叹了口气,才缓缓道出。



    “江大律师在醉仙楼救了魔教的三**王及五行旗众高手,又跟九大门派掌门交好,且天下第一帮丐帮帮主,又是你的大舅子。大律师俨然已是新的武林盟主,尊主已经下了格杀令。只是我还没收到,假装不知道而已。”



    “我没想当什么武林盟主啊。我只是要当员外,员外呀!”



    “铁叔没有其他办法吗?我亲自去跟师傅说。”



    “尊主已经在途中了,等他到的时候就会杀光九大门派跟魔族的护教法王。72门皇武大炮已对准这醉仙楼。至尊门10万铁骑,也从从重重包围了魔教的五行旗兵马。,而且他们都已经中了十香软筋散,短时间当中是不可能恢复的。”



    “光明顶上的魔教圣女,跟光明左右使不下来帮忙?而且魔教不是还有一个护教法王金毛狮王吗?”



    “就我所知道大圣女正被小圣女牵制着,否则九大门派围攻醉仙楼时,她早已下来。他们姐妹已经战斗了三天三夜,谁胜谁负,没有人知道。”



    “光明左右使听说也很厉害啊,而且金毛狮王总不会在光明顶上看着两个圣女打架,不管吧?”



    “光明右使失踪已久,光明左使则动态不明,而且他一个人也不可能力挽狂澜。至于魔教的金毛狮王早已被少林寺抓到,并关在少林伏魔圈之内,根本不可能出来。”



    “哦,这么听起来真的是不太关我跟小师妹什么事,让我跟你的尊主说说,他完全误会了,我是什么功夫都不会的,当什么武林盟主呢?”



    “我跟魔教也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帮魔教大圣女打官司的一个律师而已。粉衫龙王醉姬跟丐帮帮主的妹妹袁湘,她们一定愿意跟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又是小师妹的未婚夫,我师父欧阳无敌又跟你们尊主是好朋友,我把误会解释清楚,如果有需要我帮帮忙的地方,所谓亲疏有别,你们尊主跟我是亲的,我当然是站在你们尊主这一边呢啊。”



    “铁叔让我去拜见你们尊主吧。”



    铁道长静静的听完江直树说的一堆话,这个江大律师还深得他师父欧阳无敌的真传。



    可以鬼话连篇而气不喘。



    铁道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大律师抽烟吗?”



    “不抽,会污染空气对肺也不好。”



    铁道长自己点起了一根烟。



    “大律师,你知道尊主跟欧阳无敌大律师是什么关系吗?”



    “好朋友啊。”



    “你有印象他们两个见过面吗?或者是通过电话吗?”



    “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没有,都是透过小师妹。所以他们不是好朋友?不过也算是朋友吧?”



    “他们不是朋友。”



    “那总也不是仇敌吧。”



    铁道长又长长的吸了一口烟,再狠狠的把它吐出来。才缓缓的说道:



    “他们是夫妻。”



    “什么?我师父欧阳无敌是女的!”



    江直树大吃一惊。



    “不是,是尊主是女的,尊主是你小师妹的母亲。”



    “那太好了,尊主是我的丈母娘,那还有什么问题呢?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



    铁道长又长长地吐了一口烟。



    “尊主跟欧阳无敌大律师闹翻了!”



    “夫妻之间这是常有的事拉,我师父那臭脾气,活该,我站在我师母这边。”



    铁道长这烟越吸越深,越吐越大。



    “尊主本是仙界上皇的最宠的七公主,但却上了你师父欧阳无敌这个花心大萝卜,而且还生了少尊主。”



    “上皇大怒之下,本想挫骨扬灰你师父欧阳无敌,让他永不超生。”



    “不至于吧!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而且小孩都有了,这个上皇的脾气太大了。”



    “幸好天后求。所以就让他们在每年七月七的这一天可以见一次面。”



    “不会吧?你是在说牛郎跟织女的故事吗?”



    “那是什么故事?”



    “就是每年七月七他,他们两个借由喜鹊所搭的桥,而见上一面,也是凡间的七夕节,人节。”



    “是七夕节没错,不过尊主不是织女,你师傅也不是牛郎。”



    “那么他们两个应该很相呀,这是一个很美丽的故事。”



    “本来是这样的,但是…..”



    “但是什么呢?说话不要说一半嘛,铁叔。”



    “这就要怪魔教教主张李花了!”



    “那个得老人痴呆症,丢了屠龙刀的老太婆。”



    “是的。



    这个故事怎么越来越奇怪了呢?



    江直树一脸茫然。



    ~~



    作者用力泣求:



    求收藏求推荐,求一切可以写下去的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